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友情向】关于婚姻

这个宇宙中,欧叔是黑手党首领,绿谷是被AFO抓走的身体器皿,在一次AFO与欧叔的火拼中,绿谷终于抓到机会击毙AFO。


绿谷成为了欧叔的关门弟子,未来的黑手党继承人,这让当惯了自由散漫雇佣兵生活的绿谷有点忐忑,尤其是另一个家族的小公子向他告白。


“所以你是来问我同性恋的问题?”欧尔麦特放下手中的杯子,酒保立刻帮他倒了一杯龙舌兰,冰块投入琥珀色液体中,看上去镀了一层暖金。


旁边的绿谷小口喝着带着番茄汁酸味的血腥玛丽,他很喜欢这种带着甜味的女士饮品。“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轰君,他是我们联盟家族,但是同性恋会不会让欧尔麦特你失望。”


“嘿,听着。”欧尔麦特把酒一饮而尽,冰块含在嘴里咀嚼,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含糊,少了几分咄咄逼人。“我们这欢迎一切幸福的好婚姻,你要知道性向,其实是流动的,懂吗?今年你离婚了,再婚可能是另个国家的人,也可能是另个性别的人,这有什么区别吗?只要你不是和你的左手结婚,哪怕你要和充气娃娃结婚,都是幸福的!世界上的幸福多种多样,不幸只有一种,那就是和左手结婚!”

【轰出】轰焦冻的人生原则启示录(反常ABO预警)

有轰出胜暗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此文轰出only,给乔乔

——————————————————————

去医院看病,轰焦冻最新的体检报告终于被安德瓦拿到。

英雄焦冻,一个25岁职业英雄,目前在英雄排行榜前三位置,第一和第二都被他殴打过。

轰焦冻,当年雄英有名的池面之一,除了爆杀王,也就是他的话题在各大学校论坛屠榜,男粉女粉皆有。

轰同学,自从毕业后,把以第一名成绩毕业的DEKU收入其父的事务所下,霸道总裁人设就此在同届中树立。

然而,他是个Alpha没错,但是他也带有Omega的生殖系统。

安德瓦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得意之作——轰焦冻,困扰于Omega部分的发情期,由于他的气味是百分百A,在前几年没有被发现。

但是如今已经瞒不住了,急需一个A结合,并控制住发情期。

英雄排行榜第一的DEKU——绿谷出久,长期被人误认为是O,但只要闻过他的人,或者被他的味道呛过的人,都明白,这是个A,百分百的A,他被列入安德瓦列入收拢对象。


绿谷被安德瓦喊入办公室,他刚刚从银行抢劫案现场回来,身上还带着烟雾弹和枪支交火后留下的硝烟味,沾了灰的娃娃脸上一对明亮的大眼带着些许疑惑。

安德瓦心想,今天不管这孩子是A还是O,总之欧尔麦特的徒弟以后要改姓轰了。


安德瓦:“你当第一这么久,为什么没结婚啊。”

绿谷:“不是……我????”

安德瓦:“你这么久没结婚,是不是同A恋啊。”

绿谷:“啊……”难道我暗恋轰同学的事情被发现了?

安德瓦:“我觉得,为了你的民众声望,得给你安排相亲,明天就去见对方家长。”

绿谷:“等等等等!!!我有喜欢的人了!安德瓦先生,请不要这样!”

安德瓦一脸鄙夷:“你不就是喜欢爆杀王么。”

绿谷:“哎??????不是的!我不是!我没有!”小胜在国中欺负他、他俩在高中经常互殴是为了啥啊,不就是信息素合不来嘛。

爆豪胜已是个炝炒辣椒味的,而绿谷出久,是雪碧混合香草柠檬味还带霜糖,咸党和甜党生来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绿谷出久自从高三终于完成第二性征转化后,每天就是和小胜互呛,雪碧和炒辣椒充斥着走廊、教室,那段时间所有同学每天都觉得肚子饿,大家都不约而同胖了一些。

于是这次谈话在莫名的鸡同鸭讲和否认声中结束。



第二天,下班后,想悄悄溜走的绿谷被门口小山一样安德瓦堵住了,直接押解上豪车,送到了医院里。

绿谷看见病房号时,一脸懵逼。

打开门后,轰冷则是一脸懵逼看着安德瓦把绿谷推进来。

好歹是认识的人,绿谷大大方方打招呼:“阿姨好。”

轰冷:“你跟我说,要带个孩子给我看,居然是他,安德瓦,我以为你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没想到你是真的爱着焦冻啊。”

这次换安德瓦一脸懵逼:“????”

轰冷:“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我要选裙子。”

安德瓦:“DEKU,家长都同意了,你家家长呢?”

绿谷:“不是……等等……轰同学不喜欢男A啊。”

安德瓦:“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男A。”

绿谷:“说来惭愧,他拒绝了我的告白,最近快到他发情期了,他也没找我商量临时标记的事情。”

安德瓦&轰冷:“你俩都临时标记了???????????你还算过他的发情期???????”

绿谷:“轰同学,是会像O一样有发情期,所以他找我做临时标记。”

轰冷:“你们做到哪一步了?”

绿谷:“帮他咬后颈。”

安德瓦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绿谷。




轰焦冻在发情期边缘徘徊,异常暴躁,揍人下手也特别狠,看见什么都烦,看见父亲说安排相亲的事情更烦。

于是他决定去把相亲对象——不管什么人,只要是个A,都要揍一顿。


直到他在预定的座位上看见穿着黑西装的绿谷出久,桌上还有一束红玫瑰。

绿谷:“轰同学,很抱歉,我没能拒绝你父亲。”

轰焦冻的脸色稍霁,混蛋老爸总算做了一件好事,于是他开开心心点菜,毕竟对着绿谷的脸,是最好下饭。

菜上齐后,轰焦冻不仅拍了菜,还要把穿着西装绿谷拍进去,发推,想了想,忍住了at爆豪的炫耀冲动,反正爆豪能看见。

绿谷吃着牛排,看见对面毫无心事的轰,之前被拒绝的恐慌涌上心头,吃着吃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轰焦冻:“绿谷同学,是我家混蛋老爸欺负你吗!我这就去骂他!”说着要掏出手机给安德瓦发信息。

绿谷:“不是的,轰同学,这次相亲,其实我也想来,只是内心知道你不喜欢我,让你不愉快了。”

轰焦冻:“我没有不愉快,和你吃饭是很幸福的事情。”说着轰焦冻来到绿谷身旁,单膝跪地,举着玫瑰花。“我喜欢你,不仅仅是最好的朋友,是爱情的喜欢。”

绿谷:“可是……你曾经拒绝我了。”绿谷说起高中时他们演时代剧,轰焦冻演将军,绿谷演将军夫人,同学曾经起哄把绿谷喊为轰夫人,怂恿绿谷告白,绿谷当时说他可以跟着轰姓,轰焦冻拒绝了。

轰焦冻:“因为我是要姓绿谷的,绝对不让混蛋老爸称心如意。”




于是当天,轰焦冻就带着绿谷去做了登记,从此改名绿谷焦冻。


抢不到人头


欧叔:你俩在干嘛呢

情侣卫衣


随便涂鸦,祝我生日快乐

【all邪】想喝酒就开座谈会

最近这段时间,吴邪在北京溜达,黑瞎子和张起灵也放着他自己溜达。

黑瞎子作为苏万的师父,得督促苏万练功,顺带把黎簇一块儿监督上,黎簇在学校没用过心,可为了赶上黑瞎子超越张起灵,练功方面竟然比苏万还要刻苦,天没亮就起来跑步,还记得给师父一家带早餐,这让吴邪十分感动,于是他把黎簇丢给张起灵训练,自己跑去潘家园找王胖子耍。

这一去,就触动他沉睡已久的活见鬼直觉。


吴邪竟然在人群中看见一个高挑的身影,气质出众,脸蛋俊俏,正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解雨臣。

宝胜古董的老板解雨臣竟然出现在潘家园,潘家园的假货简直比老鼠还多,这跟舒马赫出现在乡村泥土卡丁车场的情况差不多,吴邪看他,他看表,这时候吴邪兜里的电话响了,是王胖子让他到店里看个好东西。

到了王胖子的小楼阁,胖子很热情地出一个雨过天晴瓷瓶给他看,然而吴邪一直在想刚刚的场景有哪里不对。

解雨臣,解当家,帮他挂账4个亿的人,他的债主,竟然10米的距离没看见他吴邪。

小花一定是不爱他了,吴邪脑中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想法源自于那块表,表盘有个缺口,吴邪在飞机杂志上见过同款,是情侣表中的月表,也就是还有一个星表,两块表可以无缝对接。

小花,一个从小要嫁给吴邪哥哥的人,一个闭着眼睛借钱给他的人,竟然有了心上人,心上人还不是他吴邪。

吴邪不服气,吴邪要闹了,作为小花的娘家人,他得揪出小花的心上人是谁,再用吴小佛爷的身份狠狠地做个下马威。


到了店里,吴邪更加震惊了,他居然在胖子的手上看见星表。

“王胖子!!!”

“天真你怎么了,嚷嚷啥呢?”

“请问你结婚!我打20块钱红包够不够!”

胖子也来劲了:“你起码打个9999才对得起兄弟。”

“胖子,你老实告诉我,你和他结婚,是不是为了给我还债?这份兄弟情我领不起吧!”吴邪抓着胖子戴表的粗壮手腕,就开始嚎。

“结啥婚?我和谁结婚?”王胖子心想这小天真是不是耍自己取乐呢,还是玩大冒险?年轻人就是鬼马。

吴邪拿出手机,屏保上是解雨臣的杨贵妃扮相,五指柔荑指着屏幕外的人,旁边上书“快还钱”三个柳楷体大字。

“把他拿下,我们就不用还钱了。”

胖子惊恐万分往后退了一步:“虽说胖爷我曾经撺掇你把小哥卖给富婆,但你也不要这么为难胖爷我啊!我还想多活几年!”

吴邪把屏保划开,手机背景是张起灵的侧面睡颜照片,看上去像偷拍产物,他按了1,是瞎子接起了电话。光是一部手机,胖子都觉得情侣之间太甜蜜真是狗都嫌。


“喂,师父,是时候搞个座谈会了。”

正在四合院里教苏万写数学卷子的黑眼镜停顿了一秒,直接跳过座谈会内容:“大徒弟你想谁来参加座谈会?”

“小花。”吴邪道。

“座谈会的内容是【日日想赚300亿但系日日又无厘头就甘唔知做咩好】?”

吴邪开着空放,一旁的胖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吴邪毫无波动的声音回复:“瞎子,你一个北京土著,说粤语太奇怪了。我想给小花开个【男人四十一枝花】……”

“……”胖子沉默了。

“……”黑眼镜也不做声了。

“说话啊,你俩平时有嘴没嘴都叭叭叭!就跟跑气的轮胎一样!现在呢,你们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需要一个座谈会。你们却沉默了。”

电话那头,黑眼镜放了一首《沉默是金》,吴邪迅速挂断电话,不给黑眼镜任何作妖的机会。


黑眼镜关上录音机,扭头对张起灵说:“哑爸爸,咋办啊,咱娃儿也越来越不听话了。”

张起灵一脸看傻逼的表情就差飞个白眼给黑眼镜,继续指导黎簇的动作。

苏万觉得自己的脑瓜快和函数一起上坐标轴自由飞翔了,他决定趁此机会贫嘴来休息5分钟:“师父,师兄说的座谈会是什么?我们学校那种吗?”

黑眼镜瞥了一眼他写得差不多的江苏卷:“你要是考不上清华,我也给你开一个,横幅拉到你高中门口去,主题就是【有些人活着,却已经是个粽子】。”

苏万:“清华???师父你开玩笑吧!!!不了不了,我选择当个粽子!!!”

黑眼镜隔着镜片都能做出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知道为什么你师兄是你师兄吗?”

苏万:“因为他帅?靓仔?”

黑眼镜摆摆手:“你师兄是浙大的。”

旁边本来金鸡独立还站得稳稳的黎簇,硬生生倒下,一脸懵逼看着黑眼镜。

苏万反应过来:“我们师门还要求学历?!师父难道你是燕京大学?”

“Heidelberg。”

苏万痛苦地抽出一份英语卷继续写:“为什么鸭梨不用上学……”

旁边的黎簇继续懵逼。

“徒孙不必担心,你复读吧。”

黎簇换了姿势继续倒立:“你们去知识的海洋遨游,放过我这条淡水鱼。”

“张爷在西藏还能学英语呢,你觉得吴邪喜欢淡水鱼?对吧师父。”苏万绝不放过任何拉好友下水的机会。

黎簇啪叽又倒了。


另一边,吴邪丢下王胖子,自己去找霍秀秀,问她哪儿还有可以安静开座谈会的地方。

“RM大会堂。”霍秀秀给出标准答案。

“秀仙女,我们哥几个就想好好呻一呻。”

“你们不如就在四合院搞,把附近邻居都喊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里有钻石王老五一个,貌比潘安富比钢铁侠,抢到赚到。”

吴邪一拍大腿,对啊,邻里乡亲一起哄,这事就成了。

霍秀秀放下手里的文件:“你想给小花介绍谁?认真的?你给小花找对象?”

吴邪怕霍秀秀暴起打人,先退后一步:“介绍胖子给他。”

“不愧是九门小佛爷!”霍秀秀像打了十瓶咖啡一样兴奋。“我加入!座谈会务必要搞!”

“赞助酒水吗?”

“等会儿就拉过去!”



晚上的四合院,在院子正中间,百多瓶酒就在地上随意放着,从5位数的洋酒到大肚子德啤都应有尽有,饶是黎簇苏万这样的京油子小混混看着头皮都发麻。

“师兄不但敢坟头蹦迪,这是蹦到了酒厂啊!”苏万感叹道。

黎簇脸色阴沉,他知道吴邪身体不好,被他们几个牢牢看住,戒烟戒酒小半年,这才刚刚面有血色,又整这么一出。


几人耐心等待到天黑,一辆豪车停到了胡同口,吴邪和小花有说有笑走进来。

进了门,小花就被胖子的拉炮炸了一身金粉,他抬眼看见一条横幅挂在四合院主屋横楣上,红底黄字,上书“朋友啊朋友你可曾秃了头中年危机座谈会”。

小花马上炸了:“我不秃!”还指着黑眼镜,“他才秃,所以才绑着个小尾巴,”再一指黎簇苏万,“还有这俩少年白头!”


苏万:“我学习紧张而已我怎么了你们啊????”

黎簇:“他以为你也追你师兄,该。”


黑眼镜提着扫把和小花打了一架,把小花的aj踩了两脚才罢休。

吴邪微微一笑很倾城,目光慈爱,像看着考试倒数还敢拿试卷回家的孩子:“他那鞋是我送的。”


苏万:“黎簇,你说,我师兄会不会是个直男?”

黎簇一摊手:“我也是个直男呀。”


座谈会最终在霍秀秀的催促下终于开始,几人酒过三巡,胖子和黑眼镜一唱一和讲起了对口相声。

吴邪在哑爸爸和鸭梨儿子的看护下,提前过上了花甲老人的生活,酒要温的,不许多喝,一次只给抿一口……

人生还有比这更憋屈的吗?

每次吴邪这样想的时候,总会有更憋屈的出现。


此时小花端着一罐啤酒过来,吴邪见他拿着酒,心想这是准备谈心了吧,于是自己也顺手开了一罐酒,刚拿到嘴边,小花一伸手把酒拿走了。

“小花,我就喝一口。”

“吴邪,我有正经事和你说。”小花站得笔直,一双眼眸隐约映着四合院中不甚明亮的灯光,水波流转勾人心魂。吴邪觉得民国时期常有人一掷千金,为博戏子一笑,怕也是被这样勾走了魂吧。

“我想结婚了。”

“呃……恭喜……”吴邪本应该贺喜,看见小花手腕上的表,再回头看一眼没心没肺的胖子,人间不直得啊我的花爷!“我不同意这门亲事,你们怎么连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我。”


小花很执着:“不,我是真的想结婚了,希望你能答应这门亲事。”

“好……”两边都是亲兄弟,吴邪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哭丧着脸说好。

下一刻就被捉住了手戴上了戒指,小花的的脸在眼前放大,直到嘴角被柔软的双唇擦过。

四合院突然安静了,所有喝酒的人除了胖子都停了下来。

“吴邪,嫁给我。”小花单膝跪地,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束红玫瑰,捧在前方。


事实证明,在运气方面,解雨臣比吴邪还差。

黑瞎子发话了:“想进门,你是要做三姨太么?”

小花呛回去:“秀秀!把这四合院收回!”

黑瞎子马上改口:“好好好,我作为二姨太同意你进门!”

旁边的张起灵黑着脸不吭声,但是他看了看吴邪还呆愣的表情,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我说!!!!!!!!怎么没有人问我的意见!!!!!!!!!!!”吴邪的呐喊穿透北京的夜空,直冲云霄。


【尉狄】will you remember(斯德哥尔摩梗)

梗属于群里,人物属于老怪,歌属于 Cranberries,OOC属于我。—————————————————————

小镇的周一清晨都是静悄悄的,寄宿学生和上班族在昨夜已经返回城里。

雾气还未消散,空气中弥漫着植物的草木香气,深秋的阳光无法穿破厚实的云层给予大地温暖。

位于小镇中间的便利店刚刚开门,老板边打哈欠边开门,正当他在把今天到货的卫生纸放上货架时,欢迎光临的门铃响起,一个瘦高的青年走入店中。

带着晨露的潮湿气味,和好闻的木质清香,便利店老板一时无法分辨青年是喷了香水,还是刚刚从伐木场出来。

作为有一个在镇上长大的本地人,这个镇上所有人,老板都认识,但是眼前的青年确实是他第一次见到。

门外没有停车,青年是步行到来,估计是谁家的客人么?

青年摘下头上的棒球帽,露出一头柔软的红发,水蓝色的眼眸明亮又透露着诚挚,应该是昨晚有好好休息。

“老板,有新鲜面包么?要全麦的。”

“抱歉啊,周三才开始供应面包,不过你可以试试新到的盒装奶,生产日期是昨天的。”

“好。”

结账的时候,青年伸手递出钞票,便利店老板看见他左手手腕上有个硬质手环,不是手表。

“手环很好看啊。”老板对每一个客人都很热情,毕竟镇上的生意也算靠人情关系。

青年笑了笑不说话,拎着装满了食品的袋子向他告别。


回到这间独立在森林中的木屋前,尉迟真金站在门前,轻轻地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人似乎刚刚从沙发上睡醒。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眼下有薄薄一层青黑。


“吃的?”狄仁杰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森林,很好,没有人跟踪,他是一个人回来。

“嗯。”尉迟真金从容地跨入木屋,把袋子放到餐桌上,接着他就被狄仁杰压在餐桌上。

晨露与森林的气味沾在尉迟的外套上,狄仁杰忍不住把头蹭在他胸口。

“你知道的,一旦走出发射器范围,手环会自动注射毒药。”

“嗯。”

“别走。”

“嗯。”




上周周五,尉迟真金下班后照例去朋友的酒吧小酌一杯,难得本周的项目顺利推进,周五不用加班,周六有支持球队的球赛,打完这场就可以晋级决赛,周日还可以去一趟市郊,去拍金黄的干草田,相机都快落灰了。


will you remember the dresse I wore?

will you remember my face?

will you remember the lipstick I wore?

this world is a wonderful place.


女歌手迷醉的声音轻纱一样拂过酒杯,杯中跳动的火焰①也随着歌声起舞,一杯B20轰炸机下肚,尉迟真金只感到身体发热,酒劲还未上头,他脱下外套放到吧台里,有一搭没一搭跟调酒师说着话。


他感觉到一道目光在看着他,尉迟回头,目光在四下扫过。


一个东方面孔的年轻人别扭地转过头,避开他的目光,昏暗的灯光下明明什么都看不清,可是尉迟就感觉到了他脸红到了耳朵尖。


年轻人走到了吧台前,点了一杯长岛冰茶,推给了尉迟,吧台的冷蓝灯光打在他脸上,肤色白皙近乎透明,尉迟也回点了一杯酒精浓度较低的蓝色夏威夷给他。


“其实,我觉得我酒量还不错。”

“尉迟真金。”他用手里的杯子,碰了碰对方的杯子,随即把整杯酒一口干下。

“……”可能是被他的气势吓到,年轻人只抿了一口酒,看着他若有所思。

“希望你不要喊错名字。”尤其是在床上,尉迟觉得今天真是赚了,这个来了几百遍的冷清小酒吧,居然也能碰上符合胃口的人。


整个晚上两个人聊了很多,从喜欢的球队到糟糕的脱口秀节目,对方是个大学生,所以避免聊到任何与工作相关的问题,这点也符合他的喜好。


——————————————————————————

注释①:B20轰炸机在上酒的时候,会帮你点燃酒,不过我很怂,都是把火闷灭了才喝。


石墨链接:点这里

https://shimo.im/docs/PyaVNgfZ1e8GPelQ


歌曲:点这里

_ノ乙(、ン、)_早日凑齐痛包


我为什么不去写文,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画画……

“绿谷,我饿了,哪里有吃的?”

“出去200米,走,我也去。”

于是两人一起去大学小吃街,从街头吃到街尾。


切岛:“我觉得我们在搞文艺复兴。”

绿谷(没听懂但是大概get到点):“没错。”


其他人:“爆豪同学,你后宫手拉手私奔去约会了。”


切岛:狐月

绿谷:我

国庆漫展,我坐在地上给基友的娃拍照,有个妹子过来问娃,她旁边的妹子大喊一声:“看什么娃!周棋洛在你脚边!!!!”


我基友:……

我:……是,没错……是周棋洛

超温柔的咔酱!

而且还受猫的欢迎!

(猫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


后面两张是团里的御茶子拍的,我不知道咔酱比了心,没回应,于是就被比了好人卡。

这次团拍是第一次见面,一见面就被公主抱起来转圈,还一直被摸头,造型毛都被摸平了。(矮子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