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给裁缝小姐姐的水手服回礼

这是一个黑金跟着雷狮买车买船的漫展repo(大误)。
全程只有卡米尔们来打招呼,没有一个安迷修能勾搭上,我有几次向安迷修coser走过去,结果人家转头就走,惨!

于是我默默打个金雷金tag吧,毕竟我抱着8斤重的雷狮也是辛苦。

【雷安 瑞金】不应当,我只是一只小猫咪

我流西幻风,沙雕日常为主

人物有个人理解,二次加工严重,ooc没跑了
如果OK,我们开始?

上一章:冲动消费

脑洞文,欢迎评论区唠嗑!!!

——————————————————

[眼中能看到的只剩下烈火,身上被咒符灼烧,即使是龙也难以忍受的热度。]


新生幼龙正在烈火中破壳而出,他耳中只有亲族的嘶吼声,接着他就被塞回蛋壳中,柔软的布料覆盖上蛋壳。


记忆转换中,模模糊糊忆起自己行走在残垣断壁中,已经阅读过所剩下的书籍,在地下室有着未被抢夺的魔石,是长辈留给他的记忆,并告知他的名字。


再来就是漫无目的地流浪,因为偶尔展现击退野兽的异能,而被人贩子盯上。


从梦中惊醒,格瑞坐了起来,四周是柔软的帷幔,遮盖了窗外月光,他缩回金的怀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入睡。


——————————————————


在熔岩国捡到的两个小可爱,金开开心心抱着格瑞,踩着矢量板回了自己的城堡。

海滩上,留下安迷修和雷狮面对面。


安迷修看着苍茫大海,对人生……不对,鸟生产生了疑惑。


他知道自己有翅膀,捡到他的师父说他估计是传说中的羽族,十二岁离开师父,在前往羽族群居住地,半路上被人贩子抓了。


现在重获自由,只想回头去菲特力达当个骑士,却被雷狮扣押在海滩上。

“下去。”

“不,我不下海。”


雷狮心想这小伙子还挺倔,明明海底比陆地凉快,热成狗了还不下海。

动词的下海。

不是那个下海。


行动派永远是先动手后讲理,雷狮拎起安迷修的后颈就是一个飞身起跳准备入海。

“啊—————————————”


雷狮觉得自己没下去,反而飞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安迷修,好嘛,连翅膀都吓出来了。

四片洁白的羽翼在空中扑棱,夕阳为他镀上一层金箔,煞是好看。


两人在半空中僵持半天,雷狮先松手,自己掉入海中,留下安迷修在空中发呆。


片刻之后,海中出现巨大漩涡,十几条粗壮的触手从水中冲出,抓住了安迷修往下扯。


这次安迷修连尖叫都不知道是什么了,闭着眼睛屏住呼吸感受水流。

“别装死了,到了。”


安迷修还鼓着腮帮憋气,雷狮的触手又伸过去碰他的痒肉,安迷修终于憋不住了大口呼吸。

本以为会喝进去海水,没想到可以正常呼吸。


“土了吧,也不想想我是谁,连简单的法术都不会吗?”

安迷修红了脸,假装四处看风景。


“根据仆人工作内容,你要穿着女仆装,帮我打扫卫生、守护宫殿、煮茶做饭。”

“为什么要穿女仆装!!!”


“你居然不反驳工作内容吗?真是好骗。”

“恶党!你就是个恶党!”


雷狮想想还是觉得给小朋友一点希望比较好玩:“这样吧,如果你打赢了我,你就可以从海王宫出去。”


“真的吗?”


“你也太好骗了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安迷修这次不会生气,不会脸红了:“反正每天都有机会揍你,何乐而不为呢?未来骑士安迷修无所畏惧。”


从此安迷修过上了,每天做饭做菜打扫卫生,还要被雷狮按在地上摩擦……不对,是与雷狮切磋的生活。

——————————————————


雷狮本来以为自己能过上相对轻松的生活,过了一周,海王宫又被金闯进去了。

应该说是安迷修引路进去,毕竟看雷狮吃瘪真是太有意思了。


金:“雷狮,什么时候去吃大餐啊?”

金抬头看着雷狮,安迷修听见“大餐”也扭头看着雷狮,格瑞则是面无表情盯着雷狮。


雷狮作为一个场面人,开始分析目前这个场面,首先说说金的胃口,很大,非常大,上次去沙漠带的金币,就是预防他不小心放开吃付不出钱的状况;

再说说安迷修,热爱挑战雷狮,长身体的年纪,翅膀也要长身体,正常人吃鱼按斤,他吃鱼按打来计数;而格瑞,是条龙,估计是金的储备粮被格瑞吃完了,才来找自己。

他的脑中迅速闪过“什么大餐”“吃什么吃你都几岁了”“为什么问我我是这帮小鬼的监护人吗”“不回答他会不会去秋那里告状”等等疑问,仿佛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的顿悟,雷狮升华了:“说吧,想吃什么。”


不就是多打劫2艘船吗,我雷狮付得起!


安迷修举手:“面包!”


然后被雷狮拍脑袋:“没出息!”


金举手:“烤肉!”


他也被雷狮打头:“也是没出息!”


格瑞看雷狮的目光犀利起来了,雷狮在等这个龙崽子说什么惊天动地的食物,然而……


“你居然敢打金!”


好嘛,有一个秋就很麻烦了,现在多了个格瑞,雷狮象征性摸了摸金被打的地方,格瑞的眼神更愤怒了。


“好啦,既然大家的意见不统一,那我们按照地图来吧。”雷狮拧开水晶球,把凹凸大陆的立体投影打开、翻转90°。“现在我们位于海岸,上岸第一站是会路过森之国,那里目前是春天,据说能吃的东西很多。例如,青菜。”


金刚想反驳,被雷狮瞪了一眼:“你们看,金就是吃少了青菜,才长不高。”

——————————————————


后来雷狮回忆起这段旅途,他感慨道:“以前,我只是觉得自己像个带孩子的阿爸,如今,我已经是个一口气带3个孩子的阿爸了。以前,你们都觉得雷狮海盗团凶狠,如今,大约体验过熊孩子旅游团了吧。”


——————————————————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金·登格鲁深渊之子,打遍地狱无敌手,如今却沦为开往青菜之路的车夫。

他的矢量疾走,以前都是开心地飞往烤肉,如今沦落到飞往青菜。


在他的常识中,青菜、胡萝卜、毛毛虫,正常的小孩都不会喜欢吧!为什么旁边两个孩子毫无动静,说好的同盟友谊啊,大家一起反抗雷狮暴政啊!


然而安迷修正在安安静静吃着三明治,他不仅夹了烤肉,还夹了很多生菜,他吃面包的幸福感都快实体化溢出了。

金:这孩子,彻底被雷狮骗了。


于是他扭头找自家的宝宝:“格瑞!”

格瑞吃着一个西红柿,面无表情回复他:“金,好好看前面。”

“哦,好。”


——————————————————


森之国的国土有八成被森林覆盖,一条宽广的长河从国土中蜿蜒而过,多条支流将这个国家包在其中。


落地后,雷狮立刻给3人换上了短装。


闷热的气候让人难以维持平时的长袍打扮,除了过高的温度和黏糊糊的湿度,丛林中时不时有水和各种各样小虫落下。


行走在其中,头顶是参天大树,密密麻麻的树冠遮天蔽日,脚下是盘根错节的树根,层层扒开灌木丛和藤蔓才能前进。


来到一座荒废已久的寺庙前,雷狮把背包中的诱饵放到门口。

金咽了一下口水,安迷修看了看金,再看那瓶东西很不解:“这是什么?”


“等下你们就知道了,先上树。”雷狮用树叶把手上沾到的一点点味道也擦掉,示意金可以起飞了。

格瑞突然张开双翼,把金抱起来,两人飞上了树。


雷狮翻了个白眼:“切,小鬼。”


安迷修也张开双翼,笑得特别欢:“需要未来的骑士提供一点点帮助吗?”

雷狮伸手,示意安迷修抱他起飞,后者扭扭捏捏抓着他的衣服,用力提了一下,没提动。


“再不快点,等下要有大麻烦哦。”


“明明是你太重了!!!”


两人纠结的时候,一阵嗡嗡声由远而近。


“我去!是蜜蜂吗!”


“不是哦,是死亡蜂,再不走我俩要被叮到死。”


安迷修发动自身元力,蓝色和黄色的气流在他洁白的双翼上转动,他抱起雷狮就是一个冲刺起飞,终于在死亡蜂到达前去到树顶。


他们从上往下,可以看到一团足足有一头大象体积的黑影笼罩住神庙。


“我们是要吃蜜蜂?”安迷修很不解。


雷狮笑道:“傻子骑士,是死亡蜂,还没结束呢,等着。”


“可是……我顶不住了……”安迷修努力拍打翅膀,也延缓不住两人还是往下掉的趋势。


降到了丛林中央,安迷修把两人挂到了一段树枝上,他往下看到神庙里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蛇在争相吞吃死亡蜂,蜂刺对蛇犹如无物,蛇腥味冲天。


“天啊……我们是要吃蛇吗?”


“不是,你耐心等,这个神庙既不是给蜂准备的,也不是给蛇。”


远处的河流传来浪涛涌动的声音,以及树林倒塌的声音,一头庞然大物正在向神庙走来。

安迷修的寒毛都竖起来了,翅膀也因为紧张而微微收拢呈攻击姿势,雷狮哈哈大笑给他顺毛:“别紧张,小场面。”


下一刻他们所在的树就被这只巨大的鳄鱼推倒了。


“雷狮!我说!你能不……不要扯我裤子!!!”


“我特么要掉下去了!你居然只关心你的裤子!”


于是安迷修拼命扯着自己的裤子前头,在金和格瑞赶来的时候,他大半个屁股还露着,一狠心,再次发动元力,把雷狮扯了起来,雷狮终于松开了他的裤子。


金完全不知道他俩刚刚在干嘛,看见安迷修单手扯着雷狮,他还赞叹:“安迷修好厉害,雷狮他好重的,基本是海里最重的小美人鱼了。”


“小……美人鱼?”安迷修一脸懵逼,他脑子里全是雷狮的巨大触手。“金,我觉得你应该重新梳理一下对童话的认识!这货根本不是鱼!雷狮你教的什么鬼!为什么要误导金!”


“谁说我不是鱼,我还是海皇咧!”


在安迷修和雷狮陷入【章鱼是不是鱼】的争论中时,金和格瑞已经下去把鳄鱼解决了。


看着被格瑞和金切割得满身是伤的鳄鱼,站在一地碎蛇尸体中,安迷修一时不知从哪开口问:“我们,是,要吃,这鳄鱼吗?”

雷狮点点头,示意安迷修把鳄鱼切开。


元力流转,化为两柄利剑,安迷修前段时间在雷狮的指导下进步不少,已经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剑的形态,从侧面把剑气打入,轻松切开鳄鱼。

金的矢量慢慢翻开鳄鱼的胃,里面满是蛇的尸体,还有一些看不出种类的肉块。


“哎,对,就是那里,箭头插进去,看下有没有。”


一具人形在半消化的碎肉堆中出现,怀中还抱着一个宝箱。


矢量缠绕住整个人形,将其拖到地面。


三个人都看向雷狮,等他解释现在是要怎么处理,一群人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森林中,格瑞良好的视力可以看见对方淬毒的利箭隐隐闪着蓝光,他把金挡在身后护着。


雷狮很开心地向对方打招呼:“这宝箱,你们想要回去?想要回去就把我们奉为上宾才行。”

随后,公关和交涉的事情完全交给了雷狮,三人只负责坐在部落最豪华的广场上吃吃喝喝。


安迷修很不解:“雷狮怎么知道宝箱在鳄鱼肚子里。”

金拦着他,不让他再问:“嘘……”按照他以前的经验,也许这人就是雷狮丢给鳄鱼的。


而格瑞则寸步不离金,完全不让安迷修和雷狮靠近,他看出来雷狮和金,也许有着意想不到的关系,绝不是邻居这种表面关系。

——————————————————

饭后,安迷修还是想不通:“金,为什么你说雷狮是小美人鱼。”


金:“因为他之前是公主啊,所以我才会认识他。”


安迷修:“公主???”


格瑞眉头一皱,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太好。


【沙雕脑洞】当露易丝被迫去做两天娱记

脑洞来源于堪比私家侦探的娱乐记者们,为了写露易丝的吐槽。

星球日报的娱记集体病倒+跳槽,佩里只好求露易丝顶个两天,因为布鲁斯.韦恩要去某电影客串一个角色,让熟悉布鲁斯又是美女的露易丝跟拍,主要挖掘布鲁西宝贝与女星的花边新闻。

片场偏偏出事故了,韦恩总裁被超人救下,现场的废墟中出现一具陌生男尸,经过调查,是莱克斯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追查下去,发现莱克斯实验室的材料配方被人篡改数据,并添加了不知名材料,试验成品变成了强烈致幻剂

露易丝:娱记都这么刺激吗?我之前只是想拍一拍布鲁西宝贝摸了超人屁股。

今天出去接雷总了,没更新。雷总的毛头真难搞啊!

【雷安 瑞金】冲动消费

我流西幻风,沙雕日常为主
人物有个人理解,二次加工严重,ooc没跑了
如果OK,我们开始?


——————————————————————

金作为一个法师,一个物理系法师,他每天不去琢磨怎么提炼魔石,就天天在海岸线上晒太阳。

凹凸大陆有着绵长的海岸线,都是属于一个人的,那个人就是雷狮。

和他一起晒太阳的,是前海洋之主·现海岸线管理员·雷狮,现在每天的退休生活就是摊在沙滩上,和金一起晒太阳。

雷狮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面对金:“我好想我弟弟。”

“想就去看他。”太阳西斜了,金把遮阳伞挪了挪位置。

“可是我老了,走不动了,卡米尔自己也当海洋之主很久了,我是时候要放手让年轻人自己干了。”

“您今年多大岁数啊?”好友嘛,就是要配合演戏。

“18岁。”

刚刚喝下的果汁被金一口喷出来,要不要脸,一个快2000岁的老妖怪说自己18,自己1500岁都没好意思说自己15呢。

“醒醒,太阳要落山了,做饭去。”

金起身推了推雷狮,让他赶紧把晚饭整出来,早点吃饭,宵夜还要去隔壁村撸串喝酒呢。

到了深夜,海风变得冰凉,两人洗好澡,喷好香水,收拾得像两个十几岁问题青少年,就出发去隔壁村小酒馆玩,本地酒馆已经把两人列入黑名单了。

酒馆里除了日常来玩的村民,还有一些凹凸大陆上南来北往的商人、佣兵团。

氤氲着酒气、烟草香气的酒馆,各色人士在打牌谈笑,金和雷狮进来后,只剩下吧台前的位置。

“老板来杯龙舌兰加冰不要气泡!”雷狮先把调酒师小哥招呼过来,而金还在对着菜单犹豫。

“雷狮,我想喝果汁。”

“给他来杯橙色落日不放酒。”

两人出色的外貌很快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有精灵族和人族女孩子上前搭讪,雷狮都帮金一一回绝了,自己也是边调笑边回绝,还请女孩子们喝饮品,整个场面还算和乐融融。

而这个围了女孩子的地方,难免遭人嫉恨,多个男人恨不得用眼神把他俩丢出去。

直到一个男人前来打破微妙的平衡:“两位晚上好,在下鬼狐天冲。”

雷狮把金拉过来了一点,这个男人眼尾上挑,语气过于客套,甚至带有点胸有成竹,估摸着是个骗子,还是个惯犯,不能让金吓跑了今晚的乐子。

他的小动作看在鬼狐天冲的眼里,变成了哥哥护着弟弟。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问两位有没有兴趣去沙耶城,那里有个大庆典。”

金感受到雷狮在悄悄掐他的腰,立刻摆出一副弱小害怕又无助的表情:“沙耶城好远哦,雷狮哥~哥~我们不要去吧。”

被喊哥哥,掉了一身鸡皮疙瘩的雷狮, 花了0.5秒才找回自己完美无缺邪魅帅气的笑容:“听上去挺有意思的,是什么庆典。”

“是熔岩之国每年都要举办的庆典,凹凸大陆上各国最骁勇的武士、最美艳的女子、最富有的商人、最尊贵的王族都会聚集于此。”

金悄悄用古语传递信息给雷狮:“听上去就像你在位时搞的海天盛筵。”

雷狮:“……”秋要是知道我带坏了她弟弟,会不会打死我,我觉得她已经知道了。

看见兄弟俩不为所动,鬼狐天冲继续引诱:“看这位小哥是个练家子,如果参加沙耶城此次比武,说不定可以抱得无数财宝和美人的青睐。”

作为一个法师,雷狮痛恨别人说他是战士、杀手、剑客等等近战,他可是个法爷!法爷啊!操控天空风云变幻的雷电法师,站着是炮台、走着也是炮台、轰死你大爷的法爷!去他妈的练家子,他法爷的尊严要闹了!

“听上去挺没意思的,每年都举办啊,图啥?”

第一次被人问举办象征凹凸大陆荣耀的庆典图啥,鬼狐天冲有点跟不上雷狮的清奇思路:“或许达官贵人图个乐子?战士们也能拿到与自己相匹配的荣耀。”

一听就是俗气,俗不可耐,俗得无药可救,这届骗子不行啊,搭话都不会,雷狮被恶心到了,决定不再开口。

“雷狮哥~哥~”金开始拉着雷狮撒娇,“我们明天就出发去吧~”

不能拒绝金,现在拒绝,两人互怼的结果每次都是以金暴力拆迁结束,回去后金估计要把他的海王宫给掀飞了:“你想去?可是你也不会舞剑啊。”

看见两人有人松口了,鬼狐天冲继续顺着杆子爬:“不如与我同行?我明天也出发了,跟着鬼天盟的车队,路上也有个照应。”

“呵呵。”雷狮让调酒师再拿了一杯酒,看着金笑而不语,说相声没有了捧哏,看你逗哏怎么自己演。

金看着鬼狐天冲,再看看雷狮:“不了,我还是要和哥~哥~一起走,你真是个好人啊。”

鬼狐天冲只好安静离开,留下一个不甘的背影。

两人继续在吧台边喝酒打屁,直到一杯果汁放到了金面前。

“请你喝的。”眼前的小姑娘有一头柔顺的黑长直,笑起来人畜无害。

同类的直觉让金也自动摆上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谢谢你,我可喜欢果汁了。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是凯莉,刚刚那个人是坏人,还好你没跟他们走。”

回忆了一下最近法师届的新秀们,雷狮想起有个星月魔女也叫凯莉。“凯莉,他怎么个坏法?”

凯莉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啊,是个人贩子呢。沙耶城的庆典,有好多小孩小会被卖掉。”

“金啊,我觉得,我想买个仆人。”雷狮用古语传递出信息。

“冲动消费要不得。”金也用古语悄悄回复。

两人在凯莉看来,只是对视了一眼,凯莉继续怂恿他们:“他们好可怜啊,希望能有人把他们救出来。”

雷狮继续用古语:“这姑娘八成就是星月魔女了,找一群人去扰乱庆典,她就方便捞好处了。”

金点点头,看上去是同意凯莉,实际是同意雷狮的看法。

两人告别凯莉后,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去沙耶城。


——————————————————————

第二天,天没亮,金就被冲进城堡的雷狮吵醒,要他拿出矢量飞毯,出发去沙耶城。

“让我再睡一会儿……”翻了个身,金继续睡。

“去晚了没得挑啦!”

“挑什么挑,真去冲动消费啊?堂堂海上霸主,还要去给人家送钱,傻不傻?”金的起床气彻底爆发。

“那就不去了,睡觉。”

过了2个小时,金清醒后,冲进海王宫去拉还在睡觉的雷狮:“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沙耶城被卖空啦!没得买啦!”

“你不是说送钱是傻逼吗?”

金一想到没有热闹看,可比被骂傻逼难过多了:“好好好,我傻,是我要买,雷狮哥~哥~我们快出发吧~”

“别喊哥了,折寿。”

——————————————————————

两人就在矢量飞毯上吵吵闹闹到了沙耶城外面的绿洲,雷狮的计划是假扮成普通商人混进去,不要暴露法师身份,而金也对这块繁华的绿洲充满兴趣,不顾脸上还带有飞行时沾上的沙子,跑到街上去玩。

这片绿洲作为沙耶城外的商贸小镇,除了有天然淡水外,还有大片的椰枣林,当地居民也种植了柑橘等耐旱作物,配合商贸往来,可以说是相当繁华,街上到处都有叫卖,华美的挂毯、东方的瓷器、琳琅满目的果蔬让金看得入迷。

他刚想去马路另一边看看项链,就听到身后的吵闹声和马车的声音,看来是有马失惊了,不过这种马就算撞到自己身上,也不会有任何伤害,毕竟他有矢量坚盾。

预想中的冲撞没有降临自己身上,他被一个小孩子扑到了路边。

对上小孩的双眸,金恨不得把自己看过的古书中对紫罗兰、紫水晶的形容词统统用在赞美这双眼睛上,多好看的紫眸!配上冷艳的银发!完美!

小孩看他没事,立刻起身要走。

“你……”金伸手拉住了他。“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金,谢谢你!”

不远处一群气急败坏跑过来,“抓住他!抓住他!”“这小子居然逃了!快抓回来!”他们抓住了小孩的手臂,把他扯离金的身边。

小孩在被抓走的时候挣扎得很厉害,眼底满是愤恨,如果眼神能喷火,怕是已经烧穿人群。

“G……ri……”在他被绑走前,扭头对金做了这个发音的口型。


回到绿洲的水边,雷狮已经支起帐篷,开始做晚饭,看见金居然在思考东西,真是反常。

“今晚的月亮是要落入东方之神的怀抱吗?你居然在思考问题。”

“我想我也有购买目标了,是个漂亮的孩子。”

“艳遇啊,年轻真好。”雷狮感叹道。

——————————————————————

两人第二天进城后,立刻在无边无际的帐篷区里迷路了。

“突破我们上次的记录了,这次从进门,到确定迷路,只花了3个小时。”

金瞪了一眼雷狮:“上次是你带路,你死都不承认迷路,这次我带路,你倒是给我盖章了啊!”

两人快要打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金……”,金沿着声音冲到帐篷后面,他看见昨天的漂亮小孩被五花大绑关在笼子里,正要被运进帐篷里展示。

金立刻拉上雷狮进了帐篷,里面混杂着各种种族的汗味差点把他眼泪都要呛出来。

展台上的主持人登场,配合着烟花和嘈杂的打击乐,他向人群鞠躬:“各位金主们,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本次展销的商品,一头已经化为人型的幼龙。”

由于笼子里的孩子,并没有任何龙的体征,下面议论纷纷,觉得是假货,一个看守手持镶嵌雷石的手杖上台,戳向孩子的背部,一阵电流打在孩子身上,他控制不住自己魔力,小小的龙角龙翼龙尾露了出来,引发台下的赞叹声,大家都摩拳擦掌要争夺下他。


“好了,本轮拍卖从5000金开始起价,不是银币,各位注意,是5000金币!拍卖开始!”

“6000金币!”

“7000!”……

刚开始大家都还1000币加价,直到金喊出“3万5000金!”。

人群的喊价声停了一会儿,台上的主持人看着这个衣着一般的金发少年,使了个眼色给台下,台下又开始继续喊价“4万金!”

“6万5000金!”金不放弃。

“7万金!”……


几个喊价的声音追金的价格很紧,这次拍卖会的卖方特意在人群中安插了几个抬价的人,每次一些特别的金主出现,就让主持人示意抬价开始。

笼中的孩子心里也很急,他在展台上看着抬价的人欺负金,恨不得喊出来抬价的真相,旁边棕色头发的孩子喊住了他:“别冲动,我怕这些人攻击他。”

银发的孩子焦虑地看着金,有点希望他还是放弃自己吧,也有点希望金能带走他。

价格直接上升到30万金,金有点扛不住了,他没带这么多钱,拉着雷狮撒娇:“雷狮,你就借点钱给我吧,求你了。”

雷狮冷冷地盯着他,声音放大,让整个帐篷都能听见:“自己喜欢的东西,要自己去抢。”说完他扭头走出帐篷。

主持人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金,看来这个金发小子也不是什么微服私访的小王子,你看旁边的侍卫都走了,下一轮抬价还是让给他吧。


下一秒,金默默发动元力,黑色的箭矢瞬间把帐篷内部围住,谁也走不出去,接着箭矢变成细小的长针,如雨般倾泻而下,穿透台下所有人的身体,整个过程只有主持人的惨叫声回响。


“他们都不能买了呢,”金踩着箭矢踏上展台,嗜血的红瞳扫了一眼主持人:“归我了哦。”

主持人吓得往后缩,又不敢碰笼子,只好把自己努力缩小。

笼中的孩子看着金,没出声,金立刻收回暗元力,以黄色的箭矢为刃,劈开牢笼,抱住笼中的孩子。

“上次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这是一种奇妙的触感,明知道这个人强大到秒杀一切,可是他的怀抱还是人温暖无比:“格瑞。”

“哟,完事啦?”雷狮嫌弃地看着一地血糊肉块,他踩着干净的地跳上展台。“这里还有一个呢,留给我的?”

棕色头发的孩子被雷狮抱起来,并不像旁边的格瑞抱着金那样很开心,反而有些嫌弃雷狮。

雷狮不高兴,雷狮有小脾气了:“小家伙,你这是什么态度,不打算自我介绍一下?”

“在下……是见习骑士安迷修,刚刚……明明是你教唆的!”

格瑞也扭头看着雷狮,用眼神坐实这个结论。

雷狮哭笑不得:“金灭了全场,我背锅?这届小朋友啊,要不得,要不得!”

旁边的金马上摆出标准天真脸:“可是你常说看见机会就要上,看见弱鸡就要踩。”

“那是我18岁说的。”

“你现在可不就是18岁吗!”


TBC.
——————————————————————

欢迎评论区唠嗑,萌互攻,杂食,但是一般标啥写啥。比心~

(车)【钗鷇钗】水莲花·交和渡气

时间城深处有一处莲池,水域不算宽广,也就一亩半,周边都是万年繁花似锦的桃树林,柔柔的粉色笼罩着。

清澈见底的莲池,覆盖满了各色莲花,莲香与桃花香缠缠绵绵萦绕鼻尖,叶小钗心心念念养着的莲花就在这池子里。


那是一朵颇为消瘦的莲,花瓣排列一丝不苟,在莲花丛中不甚显眼,叶小钗每次来却能一眼就找到。


算算日子,返魂水所需要的时间也够了,花朵也养好了,只剩下将这缕幽魂放入。


时间城主为了为稳定住素还真的魂魄,早已将鷇音子的魂魄召回,只是有魂无形,为了进一步稳住素还真的魂魄,必须像天踦爵无梦生他们这样,赋予形体,才有了莲池养形的计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5282dd0102xi2i.html


走链接吧

(车)【茨酒】大雪·孤女

梦里的他,酒吞童子眼中的他,身上的肌肤如同窗外飘下的纷纷大雪,没有温度的洁白,美得没有一丝柔情。

睁开眼,身在俗尘,外边是安倍晴明的杂草小院,今日的源博雅也是住在此处,二人大清早就开始烹鱼煮茶,好不热闹。


抚上颈间,伤口提示着他,酒吞童子已经不是大江山的鬼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5282dd0102xi36.html

走链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