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叶蓝 少量黄喻】把剑插在心脏上(4)

(1)

(2)

(3)

顾飞的介绍

上接14———————————————————

许博远接到喻文州的委托是:叶修来G市玩,蓝雨为尽地主之谊,派出一名代表领着他游玩。

可是游玩还是绕回到蓝雨战队的大本营?

这走位特么让人看不懂了,要是切磋,在网上随便打,难道还要搞线下真人快打?

“叶神,我说,你是不是很喜欢黄少,我知道我家黄少很好,但是请你一个散人不要为难一个剑客。”尤其是当你看上去比我家爱豆还要壮时。

 

叶修刚想说收款条件一二三,兜里的老人机就响了,大喇叭叮叮咚咚的铃声比智能机的蚊子叫有存在感得多。

 

一看号码,好嘛,是家里管事的那位。

 

“妈,找我有什么紧·急·大·事?”

 

叶妈妈:“你外甥小飞从国外夏令营回来了,刚好转白云机场到国内,估摸着现在飞机降落了,你赶紧去接他。”

 

本来计划好的事情就被打乱,叶修想着小飞才7岁,还是尽早去接一下,万一出什么问题,他区区一个宅男可吃不住姐夫一拳,便跟许博远说了情况,两人往另一处到达区走。

 

一看这里人山人海都是举着牌子的家长,很多小朋友已经被家长拉走,许博远看得都有点焦急,拉着叶修往里面挤。

 

终于找到一个像老师模样的人,举着个小黄旗,身边好几个小朋友。

 

其中一个站得笔直,许博远看过去,觉得这娃的小脸和叶修有点说不出的神似,就站到他面前了。

 

而旁边的叶修也做好了登记手续,走过来看见许博远和小飞在互看。

 

“你俩干嘛呢?”

 

许博远没理他,一手拉过小飞,另一手拉着行李箱:“小飞,等下你想吃什么?”

 

小飞笑嘻嘻地看着蓝河,面部弧线虽然还带着幼儿的圆,隐约可见长大后也是个蓝颜祸水:“大哥哥我不饿,你们来接我辛苦了,我这还有一瓶没开的水,大哥哥你要喝么?”

 

别人家的孩子!为什么!这么懂事!这么萌!许博远被萌得在内心咆哮,和小飞聊开来了,完全无视后面跟着的叶修。

 

后面的叶修也是有点意外,离家多年,只知道有个小外甥叫顾飞,目前7岁,姐夫家是武术世家,小外甥和叶秋关系好,没想到教出来居然如此得体,而且还很会撩。

 

按照叶修的行程,他此次来也是找喻文州有关于战术打法上的事情,三人便一同去了蓝雨总部。

 

一进办公室,黄少天就冲了出来:“卧槽,叶修你什么时候生的孩子!”再定睛一看,这孩子虽然脸和叶修有6分相似,明显和许博远比较亲昵。

 

“卧槽,你拐我们蓝雨的人,还生了孩子?!”

 

黄少天这一嗓,把蓝雨其他人都惊动了,大家纷纷出来看叶修的崽。

 

一群人逗了一会儿孩子,立刻有人提出:“不像,这孩子特别正经。”

 

“的确,认真回答问题的样子比较像许博远。”

 

许博远:“……你们高兴就好。”

 

逗完了孩子,叶修就跟黄少天喻文州去了会议室,把小飞留给许博远照看。

 

等他出来,溜达到蓝溪阁的办公室一看,小飞正坐在许博远怀里,把兴欣第一保姆当靠垫,手里啪啪啪按着键盘,很认真地在玩着荣耀。

 

见叶修看着他,许博远就解释说,小孩子身子矮,椅子不够高,他就把小飞抱起来,让他能够到键盘鼠标。

 

叶修仔细一看电脑屏幕,小飞玩的是个战斗法师,正在参与抢BOSS,小孩子手小,按理来说玩起来会有点不连贯,小飞完全没有这个问题,高手速和超强的眼脑协调能力弥补了这一短板。

 

为了小孩子玩起来方便,许博远还贴心地给他换了个小鼠标。

 

只见小飞操作着战斗法师在混战中进进出出,丝毫不比普通成年玩家差。

 

 

不一会儿,野图BOSS倒了,属于蓝溪阁,叶修找了个理由:“你小子居然帮着蓝溪阁抢兴欣的BOSS。”说着就要把顾飞从许博远身上拉下来。

 

 

 

刚刚看着小飞抢到BOSS,本来心情十分大好的许博远就不干了:“叶神你这是耍赖,丢了BOSS就要撤下别人家的高手。”

 

 

“好好好,你们玩。”说着叶修也去打开一台电脑,插入账号卡。

 

 

完全没理自家舅舅,小飞操作着自己的战斗法师赶往另一个BOSS点。正当他拉到怪,蓝溪阁的主T要上去接仇恨时,一通格林机枪把他逼退了几个身格,抬眼一看,一个拿着伞,穿得花花绿绿的角色站在他面前。

 

“叶神你干什么?!”许博远先吼了起来。

 

“明显是干BOSS啊。”

说着边要摸出一根烟,被许博远又一吼打断:“有小朋友在这里,你让你外甥抽二手烟吗?!”

想着自家外甥又不傻,万一跟家里告状怎么办,叶修只好默默把烟塞回去。

 

整个办公室都被许博远震慑住了,旁边的人安静如鸡盯着屏幕,生怕叶神和小许的战火波及到自己。

 

很快,BOSS就被君莫笑抢走了,面对自家外甥,叶修言传身教什么叫实力碾压。

 

一番挣扎后的小飞,终究是拖着血皮退离战场,毕竟是小许哥哥给的账号,他可不好意思弄掉什么装备。

 

清理掉BOSS后,叶修美滋滋地思考着怎么把小飞送上去B市的飞机,然后就可以继续撩小蓝河了。

 

然而他家外甥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

 

“今日虽然落败,但是请问舅舅可否与我来一场真人对决?”

 

叶修一脸懵逼:“?”

 

小飞找了两个扫把,留下了棍子,丢了一根给叶修,手中的塑料棍子挽了个花,向叶修做了个请的手势。

 

完全没有危机感的叶修懒洋洋地从座位上起身,心想自己一定要适可而止,要是让老妈知道自己欺负外甥可不好。

 

没想到顾飞一个跃起飞踢,叶修手中的棍子已脱手,接下来一记扫堂腿,正中他膝窝,虽然顾飞年纪小,力气可不小,冲击力让叶修左腿膝盖被迫一弯。

接着便是顾飞手中的塑料棍到了脑袋边,叶修反射性伸手要挡,塑料棍硬生生挺住了,顾飞轻轻地在自家舅舅头上敲了一下。

 

“武者切磋贵在点到为止,谢谢舅舅赐教。”

 

办公室响起热烈地鼓掌声,多少被叶神压迫过的蓝溪阁劳动人民此时站起来了,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冲动,虽然不知道唱什么好。

 

定下神的叶修冷冷地说:“等下就帮你买机票,你就别想在G市玩了。”

 

而顾飞没理他,直接飞扑到许博远怀里,并且掏出自己的钱包:“小许哥哥,我请你去长隆玩好不好!”

 

在门口看热闹的黄少天搂过自家队长,忧愁地说:“以后你家孩子也不会是这样吧?” 

喻文州露出一个半糖甜度的微笑:“你生的你自己不知道?”

 ——————————————————— 

咳,顾飞老师偶尔显露的心脏是有家庭传统的,喜欢公会保姆DKP记分员也是有传统的。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