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关于写文

我晚上做完视频,非常冷静地分析了一下,从主观能动性来说,我缺少写爱情的应有条件,祭品早在十几年前已经被拿走了。
哪天,我要是,写出了爱情的感觉,恐怕是上天怜悯回光返照,亦或是你们的错觉。

可是我仍不想停止尝试,如暗夜行路,身后已经确认是荒野大地,前方是否有湿润的森林?我不知,天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