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练手段子1

“哈啊……哈啊……哈啊……”暗祭的双手被高高吊起,身上繁复的祀服已经被拉扯开,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被灌了后微微泛红,随着沉重的喘息声起伏。

冥界的主人挑起眼前的人的下巴,暗蓝色的眼眸中隐隐压抑着怒气。
“你就这么喜欢你的那个小随从?!你想要什么,我什么都能给你,反倒是他,他离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仔细想想哪边比较划算吧。”

幽暗的寝室内,只有几块紫色的宝石散发出淡淡的亮光,却足以让冥主看清暗祭英俊的面庞上满是不屑。
“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么,那我就从肉体开始,一点一点拆开你的防线吧,反正男人只要多做几次,不就合拍了么,嘻……”

低头咬上暗祭的耳垂,细细吮吸着这块小肉,用舌尖挑弄着上面的环形耳环,轻轻咬住微扯一下,随即放开。
他满意地看到眼前的猎物为了抵御涌上来的酥麻感觉,而闭眼皱眉。

他也不急着攻城掠池,用牙咬过暗祭身上每一寸敏感的部位,或轻或重,并且将祀服一段一段撕碎,让猎物的身体逐渐暴露在空气中,并且很狼狈地挂着几缕布条。
轻轻含住淡色的乳头,开始只是用舌头在乳晕上打圈,随后猛然用力吮吸,又轻咬几口,伴随着冥主的手掌在暗祭光裸的背后用力抚摸着。眼前暗祭的乳珠已经立起,由淡粉色变成了嫩红色。
被束缚着的人咬牙微微战栗着,拼命忍耐着身上传来的阵阵快感。

“啧,想不到你还为他守身如玉啊。”冥主继续用言语刺激着他。“十年,你竟然没有碰过任何男女,嗯……”他很陶醉于暗祭细腻的皮肤“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手覆上暗祭的下体,很温柔地抚摸,用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轻轻搔弄着马眼,暗祭就算忍耐力再好,也不得不有了感觉,下体精神抖擞地立了起来。
冥主把手指插进暗祭嘴中,搅了搅。“咬我的手是没有用的哦,大猫咪。”说完自己为暗祭的外号笑出了声。

带着唾液的手指伸到暗祭后穴处摩擦着,慢慢把穴口的肌肉撑开,两根手指开始在穴口抽插。覆在暗祭的阴茎上的手也没有闲着,上上下下玩弄着。一阵阵快感冲击着暗祭的理智,使他一度想要放弃忍耐,开口大声呻吟。但他睁眼直视着冥主暗蓝色的眼睛时,就心存不甘,更加咬紧了下唇。

“哎哎~别这么用力啊,这么好吃的嘴唇咬坏了这么办。”冥主吻上暗祭的唇,舌尖轻舔着被咬得发白的下唇,他的唾液似乎是带了媚药一样,暗祭感到嘴唇麻麻的,无法自如闭紧。

“对~乖,就是这样,乖乖张开口,你知道你张嘴邀请别人来吻的样子,根本是天杀的性感啊。”他吻住暗祭,用力搅着对方的口腔内部,将每一处柔软都尝了个遍。
放开时,暗祭被吻到唇部失去知觉,嘴无法闭合,扯出一道连接到冥主唇上的细细银丝,嘴唇上泛着唾液的光泽。

大脑变得迟钝的暗祭感到自己后穴被一根粗大的物体抵住,穴口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连那里都放了媚药,看来这家伙真是不会收手啊。
巨大的男根猛地插入暗祭体内,一直没底。他感到眼前的男人就和马达开动了一样,猛烈地捅着自己的下体,每一下都用力擦过那一个点。
体内拼命压抑的燥热,此时失去了控制全部一拥而上,快感如潮水般一浪一浪袭来。
他也顾不得任何事情,忘情地呻吟:“啊…啊嗯……啊……”

突然感到手上的束缚被松开了,身体往下坠,暗祭反射性地抱住了眼前的人。
冥主将他抵在墙上用力操着,每一下都渴望穿透他的身体,穿透他的防护直达内心。
眼前男人棕色的眼眸失去了焦距,什么都看不进,嘴里发出最原始的交配声,冥主不由得苦笑,这不是他想要的,但这是他只能得到的。
他只有在这具漂亮而健壮的男性肉体上发泄着自己的性欲,发泄自己的求而不得。


“这……这……”峨本来是来找他的主人暗祭,却看到冥主,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将自己最亲的人顶在透明的墙上操弄着。
暗祭忘情地攀附着冥主,修长的双腿紧紧环住对方的腰,棕色的长发沾着汗水。
从峨的角度刚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人的交合处,男根在小穴中进进出出,每一下都带出点红色的媚肉,整个股间都湿淋淋地沾满了透明的液体,分不清是冥主的精液还是暗祭的体液。

“我的暗祭…我的大猫…你看你下面咬得我多紧,光是后面就能让你射了,这具浪荡的身体简直是为我而生的嘛。”冥主看见了墙壁外的峨,故意出语刺激着暗祭。

“放……屁……啊啊……啊……”暗祭想骂一些话,身下的凶器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情不自禁咬上眼前人的肩膀,身体颤抖了几下,浓浊的白色液体射在两人的腹部。

感受到暗祭射后突然缩紧了肠道,冥主也随后到达了高潮。他慢慢地把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放到地上,扯下自己的披风给暗祭垫着,满是怜爱地摸上眼前人的潮红面庞。
“要洗洗吗?”

回答他的是暗祭紧闭的双眼和墙壁外峨担忧的眼神,他猛地拉过暗祭的双腿,将其折在暗祭的胸口,使眼前的人以一个羞耻的姿势暴露在他面前,还能看到后穴中缓缓流出的白浊液体。
本来想逗弄暗祭,让他露出惊慌羞耻的样子,而暗祭却像死鱼一样一动不动,冥主不由得有点紧张,上前拍了拍暗祭的脸。

“滚……老子困死了……”暗祭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只是喃喃地吐出这么几个字。

冥主低头吻上他依旧微皱的眉间,将他抱起,离开前回头冷冷地剐了峨一眼。

峨也不示弱,瞪了回去。原本担心自己有了恋人,暗祭大人会伤心,但这狗屁冥主似乎爱惨了自家的暗祭大人……突然觉得冥主有点可怜了,刚才那个样子暗祭大人明明是耍傲娇嘛,完全是享受的样子。

不过,鱼儿才吃饵,暗祭大人似乎还没有要起钩的意思,就陪他折腾到底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