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秀鷇】这么近,那么远

每天中午都去的茶餐厅,今天天气有点阴,空气是水汽闷湿的味道,倦收天下楼的时候拿了一把折伞。

来到老位置,靠窗坐下后,拿起菜单的倦收天莫名有点心不在焉,他有点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此时是12点10分,午休时间还有1小时50分。

用餐完毕后,雨点终于降临这座夏日里燥热的城市,台风夹带着东南亚特有的潮湿气味迅速席卷天空,柏油地面迅速被水染深了几层颜色,倦收天庆幸自己带了伞。
迎面走来一个没有伞的人,他悠闲地贴着路边的屋檐下走着,这场大雨擦过他的肩膀。
倦收天眼睛一直看着要经过他旁边、与他隔着一块玻璃的男人,男人英俊的面孔却有着过长过浓的睫毛,从倦收天的角度,从下往上,正好看见他眼睛。

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几分好奇,以及一闪而过的笑意。

好像有什么不对了。

“先生,请问您介意拼桌么?本店刚好没有位置了。”

刚才的男人进了店,现在正站在自己旁边。现在正是午休时的吃饭高峰期,各个餐厅基本都满座。

原来刚才他是在看空座么?

“没问题。”

“好的,非常感谢您。先生请坐这边吧。”

对方似乎是第一次来这间餐厅,把餐单从头翻到尾,点了最大众的套餐。

倦收天突然有一种冲动,想问对方是否是前不久到这个城市。接下来呢,就是攀谈和自我介绍,然后借口说自己的公司就在旁边,伞可以接给对方,留个电话……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起身正要离开,对方却开口了:“你的伞忘记拿了。”

“留给你吧。”

回到办公室他才反应过来,第一,他没说怎么还给他,第二,也没说自己上班的公司就在旁边。

原无乡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捂着脸的倦收天,不由得担心起好友,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身体不舒服了?身为一起长大的好友,他原无乡更有责任关心倦收天。
“阿芳呀,得了便秘或者痔疮就要去治,别不好意思说。”

倦收天一脸生无可恋地抬头看向好友:“我下午请假。”

“这时候请假算你早退,没全勤、奖金扣半。”

“……”倦收天决定再次把脸捂上。

下班后照例加班到8点,照例在路上堵车1小时。

下午下过雨后的夜空,空气中充满了让人呼吸愉悦的负离子,倦收天当然没有呼吸到,他开车从地下车库上楼。

电梯停在一楼,电梯门打开了,中午和他拼桌的男人抱着大纸箱正站在电梯口。

“我还在想怎么把伞还给你。”

“真巧啊,你住几楼?”

“8楼,谢谢。”

在电梯慢慢上升过程中,倦收天毫无忌惮地打量着对方,目光如同最挑剔的设计师在审视一份要他决定去留与否的作品。

目送对方出电梯,打开自家大门,关上门,倦收天从冰箱找出冰水灌了一大口。

胸口燃烧的那团火,在随着思维渐渐清晰而蔓延。
恋爱的感觉啊,就如同最甜蜜的火刑。

收拾完屋子,已经12点了,鷇音子算了算,先把房间收拾了出来,东西都堆到客厅明天处理,明早上班还得应付无梦生。

洗完澡,调好空调温度和定时,鷇音子心满意足钻进被子里,本应该好好休息的大脑却自主猜起了,今天遇见的金发男人,到底是住几层?

留把伞是什么意思?

迷迷糊糊中沉入睡眠,醒来时,已经是太阳晒被子。
起床气特别大的鷇音子脑子里已经开始迅速运转了,晚上回来第一件事是装遮光窗帘,以及……东边的房子房租便宜,代价是要早起了。

被素还真调来这个城市前,他被殊十二拉去了个某个据说很灵验的庙,求得支上签。
第四十签 庚午:平生富贵成禄位,君家门户定光辉,此中必定无损失,夫妻百岁喜相随

本着做人要上进,多赚钱才是钱途的想法,他有把签文好好收起来。

对于陌生城市和现在日益增加的各种摄像头,鷇音子准备先找到公交车,熟悉路线后再自己开车,交罚单真是麻烦事。

刚出小区门口,天上又开始呜呜咽咽下起雨来,一辆车停在路边。

沃尔沃xc60,鷇音子想买却一直没下手的车,人对喜欢的事物总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时副驾驶座的车窗摇下来,倦收天的心很忐忑,他声音有些沙哑地开口:“要不要我送你一程?我离上班时间还早。”没错,他天亮就醒了,西南向的房子就算有着最柔和的阳光,他也比平时更早醒了。

没想到出门就碰上昨天的男人,没想到半小时前还见太阳的天气又下雨了。

鷇音子欣然上车,报出公司地名,根据昨天吃中午饭能遇上的情况推测,这个人上班的位置应该离自己公司不远,他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就这样过了一周在早上7点多就出门的生活,直到鷇音子表示要各自报一下上班时间,从交通情况看来,不需要这么早出门。实际上,只是他卧室的遮光窗帘已经装好了。

每天早上这么默契地上班,两人却从没交换手机号码,倦收天也没去接过鷇音子下班。

倦收天有时也试图在开车途中找些话题:“你从来不问,我为什么在城市开这么大排量的车。”

“嗯?我觉得,你只是喜欢吧。”

如果是喜欢,就可以解释一切非合理的存在。
比如,鷇音子的车已经停到车库里一个月了,他只在休息时开出去逛超市。

年中会议结束后,上半年任务超额完成,倦收天所在的公司就跟放假了一样高兴,苍叫上隔壁论剑海的同行一起去唱k。

倦收天非常非常讨厌去唱歌,一去就喝酒,喝酒就变成他和原无乡喝最多,喝多了又被起哄。

他在一片“什么时候娶魄如霜?”的起哄声中,把魄如霜扶出去找地方吐酒。

却正好在厕所门口遇到扶着无梦生出来吐酒的鷇音子。

倦收天觉得脑子空白了2秒,1秒是因为自己极为亲密地扶着一个漂亮女子,另1秒是因为对方也是极为亲密地扶着一个漂亮男子。

始终维持智商在线状态的鷇音子此时还是开口了:“我扶他去男厕所吐,你准备去哪边?”说完直接把无梦生扛肩膀上冲进厕所,踢开隔间的门。

男左女右,傻瓜站中间。

倦收天也算运气好,他拦下一位清洁阿姨,把魄如霜带了进去找隔间吐个痛快。

一边拍着无梦生的后背,鷇音子想起刚才看见的两人,对方果然是个直的。

而另一边倦收天也站在厕所门口,烧着他的心一个月的人,就在离他5米不到的地方,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对方果然是弯的,不过,估计没自己的份了。

幸福总是莫名相似,当然不幸也有相似的时候。

比如,自从那次在KTV相遇后,鷇音子有一个月没见到倦收天了,对方也是同样。

每天上班的路线都那么相近,没有一次看见对方的车,去餐厅吃饭的时间也刚好错过。

8楼的鷇音子知道倦收天在18楼,双方却都不知道是对方哪一间房。

一个月,又一个月。

或许,没看到对方,或是直接说,没看到对方和恋人出现在视线里面,也算是老天爷的一种放过。

单身汉的休息日总是让人想睡过去一天,原无乡搞到了3张海洋公园的票,硬是把还处于失恋又60天没见到喜欢的人的低落状态中的倦收天从被子里闹了起来。

在通往海边的路上,货车刹车失灵导致主干道上连环车祸,倦收天自己的车也被几辆顶了起来,他默念着倒霉二字,从三米多高的地方自己爬下来,现场都是呼喊着打急救电话的声音,没怎么受伤的车主纷纷下车救助被压下车堆下面、无法自主出来的人。

一辆白色的车被4、5辆车压在最下面,车门已经变形。倦收天弯下腰看了看里面的情况,对方似乎已经昏迷,在安全气囊里面没动静。

他拿来铁锹用力砸开车窗,倦收天也根本没有想到,他再次见到鷇音子的时候,他第一次拉开对方车门,是在车祸现场。

自认诸事算尽的鷇音子也没想到过,再次见到倦收天是在医院,自己是躺着的那个。

“……”

“你,醒了?”倦收天正在拿自己买的一袋苹果练习切水果。

“不要削成兔子。”

刚刚接受了原无乡[兔子形状的苹果会更加受欢迎]观念的倦收天很受打击,他默默把盘子放下。

点滴在左手,鷇音子的右手努力伸向左边床头柜的盘子。

倦收天用牙签插了一片兔子形状的苹果,递到鷇音子嘴边。

过于亲密的举动,两人都有些尴尬。
隐约在期待着什么,有些不一样的气息在空气中游走。

直到倦收天等到的并不是鷇音子用手接过苹果,而是他直接张口咬下。

面对鷇音子依然清冷的面容,让倦收天感觉有些不真实,他又插了一片递过去。

“不想吃了,谢谢。”意识到自己做得有些过了,鷇音子顿时没了胃口。

“鷇音子,我觉得我有些话必须要说,你是否愿意让我为你分担一些?”

“分担什么?”

“房租。”

“……”鷇音子真是不知道自己看上对方除了帅得有气魄和体贴之外哪一点,就他这样,也就能拐到小姑娘了。

“我觉得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除了和你在一起之外,时间根本不够说这些话。”

“你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我也不是话多的人,有些话,鷇音子觉得自己也是难开口。

“不能霸占你几十年,把话慢慢说完,我觉得我这辈子,恐怕也再这样找人说话了。”

之后呢,鷇音子把房子退了,搬到了18楼。
早上开着他觊觎已久的车送倦收天去上班,下班再去倦收天楼下接人。
周末就算有曙光,鷇音子也能开着窗睡到自然醒,再听倦收天说起昨晚的梦境和今天的早餐。

【END】

番外1:

正式交往一周后,鷇音子完成了退租、搬家。

待鷇音子把衣物都搬进客房后,倦收天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不是一起睡么?”

“没睡过。”

“试一下?”

“……”

“你看上去这么瘦,居然有腹肌。”

“这么胖的你还不是有腹肌。”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