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霹雳【红紫、红莲友谊向,玄同中心】剑与长发

一、森
对于玄同而言,一生所追求,不过两件,剑和论剑的知己。

从阎王宣布四位太子人选开始,玄同便踏上了旅人之路,寻剑,赏剑,用剑。

远离了父亲的特殊香气,他总归是有些伤感,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他只能漫无目的行走在苦境大地上,有时会看着森狱的方向,想象着黑月的温度。

二、
紫色余分,这个人有着不太成章法却纯净的剑音,这个人也有着特别多的话,玄同放心把自己的剑交给他,旅程有个伴侣,也是件好事。

如果忽略掉他的喋喋不休。

旅程是一种奇妙的相处,让熟人生分,让生人熟络。

玄同的旅程让紫色余分难以捉摸,他认为,作为剑者,理当在青岩、长河、雪山、冰川中取日月精华而提升自身,而红发红衣的王子却喜欢在闹市穿行,耳边是嘈杂平凡之音。

玄同的脚步总是很快,有时快到紫色余分要快跑两步才能跟上,纷乱的村镇集市和宁静到只有落雪声的密林中,紫色余分很多次害怕那红色的身影就一个转向从他视野中失去,每次喊玄同慢下脚步,紫色余分总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玄同在风中飞舞的火丝红发。

三、
后来,玄同每想起结伴时的景色,总是难忘某日金色的麦田。

那次金色的阳光照着他的眼睛有点疼,紫色余分也停下说话声,两人就肩并肩坐到了最后一点阳光消失在远处的山脊。

四、
默契无间的剑,彼此心跳都同步,抬剑,迈步。

血纷飞,剑音绝。

紫色余分眼中的色彩永远定格在玄同如火如曼沙珠华般冶艳的长发

玄同最后触到的温度是紫色余分血的温度。

再也无法回响的剑音。

五、
手握玄同倦收天两大剑客的素还真有时也挺担忧玄同,这个人曾经握着凉薄的幸福,游走于世间,静静聆听剑音,现在却与他共担天下生灵存亡。

素还真始终不提起玄同的剑现在放在哪儿,他也不会主动提起紫色余分的妹妹。

越是年长,素还真觉得自己的话越来越少了,难道要向叶小钗的境界迈进了?也没什么不好,世间臆度者多,多言少言又如何。

他必须陪玄同走过阎王这道坎,玄同分担了他肩上的天下,他需将玄同也担在肩上。

六、
对于玄同而言,一生所追求,不过两件,论剑的知己和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