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龙佛龙,剑龙】镜中王朝【EG脑洞,对霹雳人物性格调侃有点过了,谨慎食用】【作者哪有节操可言】

壹、

一觉醒来,睁开眼睛,龙宿看见自己坐在皇座上,下面乌压压站了两排身穿官服的人,基本都是儒门中人。

身穿深紫色龙袍,旁边站着仙凤。

“仙凤啊,汝为何穿着男装?”

仙凤脸色刷一下变白了,她略略侧身,小声回复:“父皇,吾是您钦点的当朝太子,当然不能穿女装上朝啊。”

“吾……寡人明了。”

好家伙,这一觉醒来,成皇帝了。
工作没变,换了个名称而已,那就……开工?

“悦兰芳,把近期税收账目报来。”

底下一个红发红衣的人,扑通一下倒下了。

贰、

处理完朝廷上的事情,一脑门官司的龙宿才想起,前朝和儒门天下差不多,可后宫都是些什么人?

重点是,仙凤是谁生的!

龙宿找来教母寒暄:“近期后宫可还平静?”

楚君仪翻了个白眼,龙宿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估计后宫不太平啊,心想要是自己娶了霜旒玥珂,就剁手吧。

“素妃还是每天问你三次,其他几位妃嫔也是时不时想送陛下一些亲手做的衣物。”

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名字,但愿不是自己想到的那位。

走到翠环宫的门前,龙宿有一种过去面对弃天帝的悲愤感。

推开门,一身素雅紫衣的素!还!真!带着一群白衣宫女列队站好在门口等他。

看见素还真,龙宿第一反应就是想找谈无欲来挡一挡,随口问:“谈……”

后来一想,都不知道谈无欲在哪儿,还是咽下。

耳尖的素还真哪里会放过他,立刻一脸委屈哀怨恨不得插几朵白莲花在背后控诉:“陛下就记得谈妃,吾与他本是一家所出……”边说边擦了擦脸,龙宿心想哪来的眼泪,这素还真可越来越懒了,不过被他喊陛下总好过被他喊前辈。

安慰好了素妃,他又去看了谈妃、西域的蒙妃。
饶是有心理准备,看到红妃、也就是傲笑红尘时,龙宿也差点腿软,不过还好剑子只是国师。

想起今早一身男装的凤儿,龙宿深吸一口气:“皇后可好?”

楚君仪立刻化身教母气势:“已出家的人真是劳陛下惦记!吾先替佛剑谢下了!”

记得仪仗伞就在旁边,龙宿伸手牢牢抓住,也还是吓得跪地了。

叁、

为了平复心境,壮壮胆,龙宿第二天就去巡视军队。

不出意料之外,看见了意琦行和螣邪郎共同当御林军将军的神奇组合,各自的副官是绮罗生和赦生童子。

忧患深陪他巡视的同时,还推荐了几位校尉作为将领储备。

听到熟悉的名字,龙宿略略有点沉甸甸的感觉,一来是这几位确实是人才,二来在他原本的世界中,这些魔界中人骁勇善战,却都是心机鬼。

略一沉吟,龙宿问起:“把吞佛童子分到和剑雪无名一组,还有,吾要见国师!”

吃饭睡觉打国师,乃是龙王朝君主的日常生活。

后宫?那是独立在整个王朝之外的时间流转。

素还真坐镇,何人敢插手?

国师家府邸如龙宿所猜一般寒酸小气——窄门,生了青铜的门把,落了漆的两片薄门板。

叫门的方式也是寒酸,非得侍从上前喊出声,不能拍门。

龙宿看到剑子在门上施了结界,不能拍。

当然,有了结界,门板子再破,硬来也打不开。

可是看着上面要掉不掉的涂漆,别说处女座,天蝎座也被逼死了好么!

剑子慢悠悠来开了门,看见龙宿黑了一张俊脸站门口,剑子二话不说先摸了一把龙宿的脸,手指划过细滑的皮肤,末了还挑一下下巴尖。

又惊又怒的龙宿一时忘记打剑子,就由着剑子顺利摸了脸。

“别闹,来找你谈正事。”

“不谈正事来找我的时候也不少哇。”

剑子一语再次激怒龙宿,龙宿紧握紫扇就要拔出紫龙影!

惨了,忘记这是镜中世界,紫扇辨不出紫龙影。

那就干脆把扇子朝剑子脸上糊过去,啪,扇子断了,剑子的脸就起了一点点红印。

“吾皇,多日不见如此火辣?”

扔掉手里的断扇,龙宿对准剑子腹部就是一记勾拳!

眼看皇帝和国师又要打起来,面对突发状况依然训练有素的忧患深指挥护卫把两人拉开:“两个拉皇上,一个拉着国师,意思意思而已国师又不敢真的打,再来一个拉着皇上的披风……小心别把饰品弄掉了!!!”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