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霹雳】【龙佛】佛妃【脑洞一直没堵住,总之这是篇和打架有关的文

在遥远的西之境界,有一片日光永远照耀不到的群岛,这里属于海盗们所说的世界尽头,通往西之境界的海路险恶,连人鱼都不愿意冒险前来捕食。

 群岛中最大的岛呈一只匍匐于海面的巨翼飞龙的形状,岛上常年不见阳光,气候阴冷,只有翳日一脉的嗜血族能安然生存,嗜血族称之为龙岛。

 在巫师和炼金术师的传说中,龙岛是每一条巨龙藏匿生前最爱的事物之处,在把金银珠宝丢到岛上后,年老或者体弱的巨龙会选择一处冰冷的海域,静静死去。

 常常有船队为了财宝,不远万里乘风破浪而来,最后成为神给到嗜血族的食物。

 这里的主人,也就是嗜血族的首领,是一条紫龙所化成的吸血龙,他本是儒门中一条仙龙,历经无数时光吸食日月精华,本该羽化登仙的龙,觉得成仙太过于无聊,决定成为吸血龙,为祸一下武林,之后因为机缘巧合成为了西之境界的翳日宿皇。

 龙宿每天的爱好不多,按照他修仙时的习惯,早上起来先处理手下们的食物问题,中午写字,下午弹琴,晚上赏个星星就洗洗睡。

 相比起中原的生活,龙岛的生活单调却也算有趣,每天爱徒穆仙凤会把他的一切起居打点好,头号手下——萨迦,则会在每天早膳劝龙宿喝点血,偶尔成功看着宿皇皱眉饮下,他都会高兴上一整天。

 龙岛的单调生活很快被一条漂到西北沙滩上搁浅的船只所打破。

 船只对嗜血族来说,是神赐予的食物、宿皇宫殿新的装饰品。

 萨迦亲自带队去查看船只的情况,几个手下化为蝙蝠飞上甲板,却只看见被暴风雨肆虐过的痕迹。

“船体吃水不到1吨,主帆和副帆有收好但绑得不整齐,甲板护栏有被重物碰撞的痕迹,舢板没有放下来。看来这条船躲过了暴风雨,船员并没有弃船而逃,为什么上面空无一人?”萨迦在甲板上走来走去,决定下到船舱内看看。

 这本是一条不适合跨越过于漫长海洋旅途的船只,他想,估计是绑在岸边没人看管,慢慢飘过来。

 打开舱门的瞬间,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潮湿的气息,混杂着陈旧的血腥气,充斥着萨迦的感官。

 这味道太过于甜美,如同把头埋进一份冰冻过久的鲜血沙拉。

 轻轻舔了一下上颚,萨迦开始寻找尸体,这才是食物来源,不过希望不大,在海上漂了这么久,肯定不新鲜了。

 地面上有着长长几道血迹,明显是拖曳尸体留下的,血迹截止于通往甲板楼梯,萨迦猜测船上发生过大规模争斗,船舱里的被砸得乱七八糟。

 这下食物更没着落了,尸体肯定被丢进海里。

 他把手伸向下一层的船舱时,一股奇异的阻力拦在门上。

 运起血族的力量,萨迦用力推开门板,一股圣洁之气扑面而来灼烧他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脸和手。

“嘶……”吃亏了的萨迦化身蝙蝠飞快逃离了船舱内。

 龙宿本来计划去南海岸吹吹风,泡个澡,问题是自己的属下大清早就来敲门,真是不优雅!回头让萨迦好好训一下这些嗜血者!

 打开门,不优雅、敲门如同催命的,正是萨迦。

“……何事如此惊慌。”

 “有圣者临岛。”

龙岛在人迹罕至的西之境界,除了贪财之徒,根本没有人回来这边晃悠,吸血鬼猎人和牧师们更没理由穿越险恶的暗礁和暴躁的海涛来此。

龙宿觉得事情肯定不是萨迦想的那样。

踩在船舱里,淡淡的死亡气息萦绕不去。“虽然船头是普通渔船,窄帆,船体轻便,这是用渔船伪造的走私船,”龙宿从一边踱步到另一半,“因为所有放置渔网的地方,都有火药的气息,用来放火药了。”

“宿皇英明!”

心里默默吐槽自己的属下不仔细检查船只,龙宿不着痕迹叹口气。

再来,就是下一层的船舱。龙宿把手放在门上,感受到了微弱的圣息,他推开门,并没有任何攻击朝他而来。

“仓库?”

整个船舱放置着乱七八糟的箱子、笼子,空气中满是霉味和潮湿的水汽。

昏暗的光线中,嗜血者特有的夜视能力让龙宿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从衣着上来看,确实是个僧侣。

而且,是活的。

闻到了活人气息的萨迦也没动手,僧侣如果保持着自身圣气,他死后肉身上的气息甚至干掉的血液对嗜血者来说都等于圣器,会对嗜血者造成伤害。

“立刻让凤儿准备糖水。”龙宿觉得吧,这就是缘分,这就是消遣,既然有位圣行者到了自己地盘,他当然要问清楚圣僧为何而来。


僧侣悠悠转醒时,映入眼帘的是月色下的纱帐,一位穿着儒服的人背对着他,绸缎一样的头发松散地挽在脑后。从肩宽来看,应该是个男的。

“为何不点灯?”

“嗤~为何不问这是哪里?”

僧侣噤声,龙宿只好学着老友一样温和的口气问:“敢问圣僧法号?”

“佛剑分说。”

问完名字,龙宿也想不出话题,只好继续晒月光。

许久,才开口:“吾名,疏楼龙宿。”

“龙宿。”


三天后,萨迦远远地看见有船只靠近。

他嘱咐下属现行隐蔽,再夺取船只。

 

当久违的阳光照入岛屿时,佛剑离开背阴的极黯城堡,前去海滩寻找能使用的船只。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