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霹雳】【群像CP】重阳叠阴

夏风徐徐,十里荷香。

一条画舫停在渡口,月夜下渔火点点,琴音袅袅。

忽然一阵童音嬉笑声使得琴音蓦然停下。
“龙首,这晚上凉风甚是舒服,不如我们去采莲藕吧。”

被打断了琴音,龙宿也不恼,轻摇锦扇,摸摸四智武童毛茸茸的脑袋。
“也好,凤儿备上小舟。”

旁边粉衣的乖巧女子袖掩轻笑,她道:“不仅要备小舟,还得备上夜宵点心。”说完还指了指小童鼓鼓的小脸,意思是小四倒是越吃越圆了。

四智武童一心要去采莲,没讨回口头便宜,回头扮了鬼脸,拉着龙宿就往小舟上走。

一叶小舟在湖中荡远,船首划开田田莲花莲叶,复又被盖住来时的水路。

龙宿扇了扇四智武童挂了汗的小脸,小童正努力撑着长蒿向莲丛深处划去,旁边的人也不帮忙,面带笑容端坐在小舟中,笑得梨涡现于脸侧。

远山在月光笼纱下只有黛色的轮廓,湖中的人却不知山上有人正看着这里。

“茶要凉了。”手指轻叩石桌。

正在远眺的人收回目光,细长的眸弯成新月。“夏夜嘛,当然茶不要喝那么热,心火急。”

倦收天眨巴两下眼睛,把冷茶倒掉,重新给鷇音子添上热茶。
“汝曾言,儒门龙首心中有着光明和热情,现下怎么担心起聪明伶俐的四智武童和他一起泛舟?”

“哎~此言差矣。”鷇音子端起热茶,这山上风凉,还是暖一暖腹脏是好。“小四与吾本是一体所出的魂,吾怎好看他吃亏?”

“哈哈,”倦收天笑得向后仰。“现下夏季大暑,哪有莲蓬?!”

轻叹了口气,鷇音子给倦收天添茶,也给自己的杯中添上。
“这龙首,也是个有趣的人士啊,连这么小的小孩也欺负。”

倦收天又是忍不住一阵轻笑:“汝话中的小孩啊……”

同是一片夏夜,翠环山中三人围桌坐一起喝茶,旁边的屈世途刚刚煮了一壶茶过来,看着眼前表情各异、神态相似的三人,其中两人还长得一张脸,觉得略有点头晕,决定身为老人家今晚一定要早睡。

不爱喝茶的天踦爵放下茶杯:“为什么不让小四与我们同住?”

和他同一张脸的三余无梦生饮尽一杯,幽幽地开口:“吾不愿自己家的孩子被自己天天捉弄到哭。”

“这是偏见。”天踦爵还在争取让四智武童住回来、天天可以捏小四软软的脸的福利。

一旁静静看着荷塘的素还真终于开口:“龙宿前辈都没开口放人,着急什么?”

一阵童音笑声远远传来,未见人先闻声。
“鱼生!~~师尊!~~~”

无梦生面挂温文笑容看着小鬼头和小狐跑近,旁边素还真叹气:“真是让人伤心啊,吾让两人念书,徒儿们如获大刑,汝让两人习字,他们却欢天喜地去写了。”

两个小童跑进了,一个拉着无梦生的袖子,另个干脆一头撞进无梦生怀里。

把玩着茶杯的天踦爵本着我不开心凭什么你高兴的素还真思路,看着笑得特高兴的无梦生和旁边特不高兴的素还真:“你们俩从本质上来说,和疏楼龙宿有一点特质还是相似的。”

两记眼刀同时剃过这个破坏师徒和乐融融气氛的人,天踦爵决定做死做到底:“都是年纪大了母性泛滥。”

素还真手中折扇啪地一声,合上,天踦爵特识趣地化光逃走,他决定去蹭饮岁的奶茶喝了好眠。

明天又是集体出现在武林的一天,不好好休息,怎么对得起众多一直对素贤人照顾有加的武林正道和邪门歪道。

饮岁这边刚刚跟绮罗生和最光阴解释完为什么城主会放出素还真数个化体,这边天踦爵就上门来了。

“饮岁~~饮岁唉~~~饮岁~~~”

“喊魂呢你!”蓝斗篷身影迅速跑去光树下接人,直到看见饮岁,天踦爵的碎碎念才停下。

饮岁觉得自己应该摆出十分不爽的样子,但心中似乎没有什么不爽的情感:“哎,天踦爵,你不喊绮罗生来接你,你喊我作甚?喊起来就喊个没完没了。”

白发的少年眨巴眨巴眼睛,扯开嗓子又开始喊:“绮罗生~~绮罗生哎~~绮罗生~~~”

白色长耳的绮罗生开心地摇着扇子走出来,旁边跟着小蜜桃,最后面是最光阴。

天踦爵手中的水晶杖一挥,手中拿出一包药。
“绮罗生,这包药是专治面部神经失调,就当许久不见,来叨扰的小小谢礼吧。”

伸手拦下天踦爵,饮岁压了压帽檐:“我的谢礼呢?”

“哦?你不是说不要理我么?”

“我只是说不想来接你,不是说不理你!真是败给你了!”

“那就请准备奶茶吧~”

绮罗生接过药包,转身递给最光阴,面无表情的最光阴看着满脸揶揄神情的绮罗生,只说了一句:“切,无聊。”

四人来到花园,绮罗生问起这两天几人的相处,天踦爵夸张地叹气:“哎呀!别说了!连我的好狗兄都不认狗弟了,我过得可真真凄惨啊~”

最光阴坐不住了,只见他不知从哪儿掏出白色狗头面具,往天踦爵头上一扣,比他矮一头的少年被压得膝盖弯了弯。天踦爵又叫唤起来:“哎哎哎,你不能这样欺负一个腿脚不便的人!”

“我怎么不能?”伸手去揉天踦爵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

一道光划过,四人已经出现在时间城主的花园之中。

天踦爵按照素还真所嘱咐,必须抢了话头先机,免得再亏本:“城主,可有奶茶?”

“已经泡好花茶,饮岁,你去拿一壶天山羊奶过来。”

饮岁的脸刷拉一下就黑了,抬手压低帽檐甩了斗篷气冲冲离开。

茶杯中水光潋滟,时间城主端起茶杯:“来说一下被复活的太阳及死去的人们吧。”

天踦爵收敛开玩笑时的笑容,正襟坐在椅子上,一五一十把近日来,素还真和几位化身所调查的结果述说。

山上,风猎猎。

山下,路悠悠。

闭上感官的倦收天,跟随着鷇音子的气息走路,放任自己进入一种半休息的状态。

近日来他和鷇音子跑遍苦境各处地脉,探查几处不断从地底泄露出的阳气的地点,路上没几次停歇,鷇音子倒是精神满满,睡不够的倦收天只好半迷游状态跟着鷇音子跑。

偶尔见倦收天打着瞌睡落在后面,鷇音子回头挽着倦收天,放慢脚步赶路。

箭声破空而来,倦收天开眼目光凛冽,剑气回风一个起落间,数支利羽已然落地。

“昳泉州地界,故人已经按捺不住了么?”鷇音子手中结阵,阵落头上高石,惊呼声立刻传来。

金色的身影已然跃上,暗处的人被他一脚踹下高石,摔在鷇音子面前。

却是几个小魔妖而已,到底是谁派一群虾兵蟹将在此偷袭北芳秀和丹华抱一,这样的偷袭完全构不成威胁。

“道德如荫,乾坤在衾,不违自性,钟鼎山林。”

一位红衣道者从路的另外一头徐徐走来,他身后跟着一位蓝衣道者。

红黑与蓝白。

“倦收天,你没想到吾与你还有见面的一天吧。”

鷇音子从素还真的记忆中得知,眼前应该是慕峥嵘,他身后之人正是慕潇韩。

只见慕峥嵘手气八卦变,与慕潇韩一同挥剑攻向倦收天。
一剑挡四手,倦收天以一敌二,手中名剑挥洒自如,丝毫不落下风。

趁着倦收天与两个本已死去、现今又出现在世上的俩人缠斗,鷇音子掏出时计,上面银光点点,似有一条鱼欲从中跃出。

远在百里之外,天踦爵和一页书、殊十二对上黑罪孔雀弁袭君,杜舞雩在不远处持剑观望。

本着能和善解决就不劳烦前辈动手的原则,天踦爵决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自己能说服黑罪孔雀,但想想对方生前是搞邪教的,自己不一定能打动对方:“弁袭君啊,吾深以为,动武不适用于一个想要退隐的人。虽然黑罪孔雀弁袭君之名已经传著天下,汝下手的狠辣不亚于任何森狱的人,但武林毕竟还是每天变化着,今非昔比啊,过去血傀师一人就能翻云覆雨,对妖皇等人尚且只能起到牵制作用,现今妖界衰败,森狱众位皇子都已经不再。你再看大剑宿,吾当年为争取他的支持可是费尽心思,多高傲一人啊之后他受伤后也乖乖退隐了不是?这世道还是以和为贵是上策。”

“……”弁袭君看着滔滔不绝的天踦爵,一双孔雀眼微眯,许久才说出一句:“六赋印戒已失,吾弁袭君也无意江湖纷争。”

“弁袭君真是明白人啊,比起阎王和神思,汝之抉择真是干脆又爽快,吾……”

“天踦爵!汝能停下么!”就算是深沉冷静的弁袭君也忍不住扬声喊停。

“不能。”此时开口的却是一页书。

“百世经纶,汝是想一战么?”

天踦爵语气欢快地再次开口,完全没有因被打断而挫败:“吾能说最后一句么?请二位戴上这两个时计,为了防止时空再次错乱。”

“……”弁袭君接过两个时计,没再多言,他怕他说一句,天踦爵为了说服他戴上时计,能追着他一路念叨一百句。

站在一页书身边的殊十二此时很想回到翠环山,跟素前辈说,他要换一组!就算不能和鷇音子前辈一组,也要换到和无梦生、四智武童一组!

高山仰止,眼前是无尽云海,脚下的森林如海底幽境被埋于云海雨雾之下,两个看上去温润儒雅的人站在高山之上,同看一方天地。

“好友啊,这次可是大手笔了。”五个素还真同时现世,可真是有趣。

“事关时间城多段异变的时间,城主心急,才决定再给吾四段时间,好友见笑了。”

将手里的提灯从左手换到右手,照世明灯绝不放过任何戳素还真神经的机会:“其实慈郎早有耳闻,时间城主觊觎清香白莲的能力已久,很想将好友收入麾下。”

“此言差矣,汝哪里是有所耳闻,明明是推断。说起来,吾龟卜到有一块时间碎片是落于南方,也就是烟雨斜阳一带,望好友能入世一助。”虽然知道这次倦收天有鷇音子在旁,但如果是原无乡对上倦收天……他又想起北芳秀被小当家打到吐血的情景。

照世明灯微微一笑,笑得春风沐雨,百鸟啼歌,素还真打了个冷战,忆起过去和照世明灯抢叶小钗……不对是接手叶小钗照顾权的日子。
“原无乡啊,是个有趣的人呢。”

素还真:“……”

照世明灯继续:“倦收天也值得深交。”

素还真:“醒醒,鷇音子一般没开口就动手了。”

“也是,多谢好友提醒。”

离开了照暮崖,素还真还是去了苦境各地看了一遍,天荒不老城、长生殿一路走来,掏出怀中的时计,时计中的银鱼并未有动静,还好那些远古的记忆都没复活,现今复活的这几位,都还好对付。而苦境暗处的那些地方,则由小四和龙宿前辈寻访时间碎片。

之前他思忖着这次让自己四名分身一齐现世,时间城主恐怕真的是遇到大麻烦了,交待完如何找回时间碎片之后,城主还附上一句:“事成之后,请你们吃火锅。”

昳泉州地界,三人战得风起云涌、天光失色,已入臻境的九阳天诀渐渐压制住兄弟俩。

剑气激荡开两人,慕峥嵘、慕潇韩被震开后,复又调整剑式再次杀来。

旁边观战的鷇音子一扬拂尘,倦收天收到信号转身跳出战圈,一道身影双手各持阴阳两气踏入双慕兄弟之间,鷇音子以时计为阵心,脚踩阴阳八卦,以柔和之势困住两人,手中时计银光大作,银鱼之影越变越大,以跃出水面之姿形成时计漩涡,银光过,两人已经消失,鷇音子手中又是那个安安静静的计时器。

倦收天收剑入鞘:“不用再次打赢他们。”

“打赢了又怎么样,道真道玄之间的恩怨,早已是往事,你现在不就正走在自己选择的路上么?”

行走于黑暗之间的四智武童和疏楼龙宿,虽然龙宿素来喜爱一个人静静赶路,但这一路上小四说了很多江湖传闻八卦,稚嫩的声音故作老成,时不时又露出孩童天气语气,再挑剔爱安静的人也没法拒绝。

“此处就是极阴之地。”龙宿停下脚步,小四则拿出计时器四处张望。

计时器上银鱼游动。

一道身影慢慢从黑暗现形,是个有着淡金色长发的黑衣男子。
“你竟然……”

小四:“龙首,看来他认识你哎~”

不置可否地摇了摇锦扇:“过去的(力量)追求者罢了。”

“龙首~~你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会哎~”

摊手“吾又没说错。”

金发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了:“疏楼龙宿,没想到你身为嗜血者,竟然还能生育,汝的小孩还真是可爱。”

“……”

“龙首龙首,我今天又被夸可爱了~”

“……”真想把萨迦再打到吐血一次啊,一定是行走在这黑暗中太久了,龙宿觉得自己应该要晒一晒太阳。

锦扇轻摇,掩去怒颜,他正要开口澄清,只听远远清亮的少年声音在喊:“龙宿前辈!”

一身白衣的金发少年提着戢一路奔来,殊十二表示想换个队,天踦爵很开心地送走了他(这个电灯泡),殊十二也很开心自己不用再听天踦爵的疯狂语速,他便一路向极阴之地赶了过来。

萨迦和疏楼龙宿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殊十二已经跑到跟前。

下一句话,萨迦话音刚落,龙宿手中锦扇就化作紫龙影。
“这少年要不是年纪比较大,吾还以为是吾与汝所出。”

看着化身为黑色大蝙蝠和无数黑色藤条触手进行着嗜血族最高武力决斗的两人,四智武童不由得感叹:“怎么这么多人想要和龙首生孩子啊?”

“大概是因为不用付抚养费吧。”

“十二哥哥~我跟你说啊,也有人想跟龙首生猴子呢~”

还在萧山迷路的剑子仙迹打了个大喷嚏。

两只嗜血族大约拆了半里内能拆的东西之后,萨迦举手表示吾皇还是如此威武,属下愿继续效忠,龙宿也停了手,他就用鼻音说了一个字:“哼!”

看到龙宿消气了,萨迦上前拉过他没拿扇子的手,放到唇边,同样冰凉的温度接触。

四智武童拿出了时计说明情况,萨迦接过时计认真放好:“极阴之地确实有莫名阳气沁入。”

“如此说来,到底是何处的阳气在地底乱窜,搅得死者不得安宁?”

“现在也不知道从何才能查到,我们都在等时间城主的答案。”小四笑嘻嘻地看着陷入思考的龙宿。

文雅的儒音透着一股烦躁:“如此说来,真正受困扰于阳气的,却是怕阳光的嗜血族和妖魔道。殊十二,汝为圣魔同体,可有感到不适?”

“没有。”

一时间四人都还没有结论,拜别了萨迦之后,众人赶往翠环山汇合。

甫一进入翠环山的荷池边,就看见天踦爵和无梦生躲在柳树后面似乎在偷笑,四智武童蹑手蹑脚摸到两人身后,努力透过大柳树看过去,荷池边上的石桌旁依然是气氛凝重,素还真旁边是正在泡茶的鷇音子,倦收天眼睛一直是半睡半醒间,原无乡好奇地打量着鷇音子,而照世明灯也在和素还真絮絮叨叨。

天踦爵拉过四智武童说了几句,小四一拍胸口,无梦生摇了摇头:“胡闹。”

只见天真烂漫的小四一路小跑扑到鷇音子怀里:“阿爹!”在鷇音子怀里蹭了几下,直接坐在他腿上,冲素还真灿然一笑:“阿娘~~”

倦收天瞬间清醒,目瞪口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而照世明灯偷偷背过身去,以袖掩面,素还真绷紧了脸,看着还笑得出来的鷇音子。

鷇音子也是个开玩笑占便宜不嫌事大的主:“哎呀,素贤妻,汝为何脸这么黑?”

“素还真,抱歉吾先失陪。”失陪啊失陪啊,让道者我先去笑个痛快,照世明灯朝柳树后急急奔去。

再次用上照世明灯所做义肢的原无乡拍了拍倦收天的肩膀,意思是,节哀。

酝酿了半天,倦收天才噎涩开口:“鷇音子,素贤人,这孩子……真可爱呀……可是,汝不是说,小四也是和汝一样,为素还真一魂么?时间城有如此神奇?”

“阿爹阿娘~小四今天又一次被夸可爱了呢~”

伸手捏着小四肉嘟嘟的脸颊,鷇音子只神秘一笑:“不觉得长得很像么?”

柳树后的天踦爵和照世明灯几乎要笑得背过气去:“长得像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来不知道我能说这么冷的冷笑话!!!!”

“冷笑话还能笑成这样?”无梦生微微有点不高兴了。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素还真还曾经唱过迈向前方。”照世明灯也是从秦假仙那里听来的二手消息,至于真假,他懒得去理。

天踦爵摆出一副倒吸凉气的样子:“哇~~~你知道这么多,就不怕被灭口?”

“我还知道很多呢,来交流一下!”

照世明灯和天踦爵愉快地在树下聊起了当今武林的八卦,从苍的头发从来都是自己绑上去的,到绮罗生其实会用鞭子为什么会用呢至今是个大家都猜了同一个答案的谜,再到之前阎王其实没有妃子诸位皇子都是他一个人生的等等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

他们没有看见,无梦生走到石桌旁,引爆了火药桶。

无梦生走到桌旁,把小四抱起。
“阿爹。”

“……”鷇音子的脸也瞬间黑了。

半斗坪的星夜依然恬静美好,月下一白衣一黑衣坐在石桌两侧面对面饮茶。

丝毫不掩自己的不满情绪,黑衣人作为此地主人,特别想把白衣人撵走:“所以你就被赶到这里来了?”

无梦生特委屈地点点头,完全忽略掉谈无欲语气里被打扰安静生活的不满情绪“对啊,你说这鷇音子怎么如此小心眼?”

“这要问素还真。”

“我就是素还真啊。”

谈无欲的薄唇都抿成一条线了:“素还真你好烦啊!”

“师弟啊,你要叫我师兄才行。”

几欲抓狂的谈无欲手里的茶杯拿起又放下:“你比素还真还烦!!!”

“谈师弟~同门~小谈啊~有话好好说~”刚刚把热茶端来的蓝衣儒者,拔出插在后劲的圆扇,扇了扇谈无欲青筋暴起的脑门。

认命闭上双眼喝茶的谈无欲难过极了:“你试试啊!你试试一睁眼,眼前有五六个素还真,你试试这种感觉啊!靛羽风莲三人的情绪和脾气我还能猜个一二三!你和鷇音子还有天踦爵简直是苦境反派!”

脾气特别好的靛羽风莲也笑笑说:“其实,我们之中,最好理解的还是灵啸月了。”

“……”谈无欲痛苦地捂着脸。

脾气也非常好的无梦生试图缓解气氛:“我们仨也挺好理解的,道友啊,你现在如此排斥,只是因为不了解我们,等你了解了我们……”

谈无欲:“等我了解了你们,我会忍不住跳反的。”

“远远就听见你们聊天,感情真好啊。”一位纯白色的道长打着伞,踏着滚滚风尘而来。

看到剑子仙迹,谈无欲仿佛看见了什么让人愉快的希望,他乐得脑袋后面的八星鹿角流苏一颤一颤的。
“三位道友,谈无欲现有新去处了,半斗坪就留给二位吧,请。”
说完就要化光而去,被剑子一把拉住。

“谈仙子这么着急去哪儿?”他还带着素还真的口信没通报呢。

“当然是去三分春色小住十天半个月咯。”有吃有玩还没有武林事。

剑子笑眯眯地放开了手,让满怀欣喜的谈无欲化光跑走。

无梦生拎起新烧的一壶水,泡开一碗新茶,茶香袅袅:“哎呀,忘记告诉师弟了,现在龙首走哪儿都带着小四。”

蓝色羽扇半掩面的靛羽风莲也笑了起来:“是啊,连鷇音子都奈何不了的小四。”


如果说翠环山是幽雅,那三分春色就是……


谈无欲:“为什么庭院中间会有一张大床,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下雨的问题,我觉得我强迫症要发作了!”


看着鹿角道长一脸别拦我我要爆炸的表情,穆仙凤只好告诉真相:“主人好歹是龙……下不下雨他说的算啊。”


“原来如此,仙凤有茶么?”平时早就上茶的仙凤,现在反常地两手空空站在旁边。


“师弟啊~~”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谈无语反射性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个总角年纪的小童端着茶从回廊里来到庭院,把茶盘放到玉石桌上。“师弟多年没尝到师兄泡的茶,可有怀念。”


“……”谈无欲看着四智武童,脑子一片空白,就写着几个大字“坚决不喝”。

“小四泡得有这么差么?仙凤姐姐……”小四立刻向仙凤求助。

面对这个形态的师兄,谈一脸生无可恋“我选择狗带。”


默言歆快步走进来,附在仙凤耳边说了几句,仙凤脸色大变,连告辞都未说匆匆随默言歆离开,留下谈无欲单独面对四智武童。


看看天色,谈无欲觉得今天有点儿荒废,决定自己去厨房弄点吃的喝的,顺便喂饱这个小型号的师兄。


谈:“吃啥?”

四:“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酱肉、香肠、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

谈:“……给我停,报菜名呢你,今晚就吃点简单的。”

四:“师弟你这是要饿死我,你这是虐待儿童。”

谈:“你是太看得起你的胃还是太看不起龙宿的厨房,走着,有什么吃什么。”

四:“道友啊,师弟啊,你怎么对龙首的厨房如此熟悉,难道晚上都帮龙首洗手做羹汤?真是贤惠啊~”

谈:“原来,师兄你吃饭不洗手,惹,还好当初不是你做饭。”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厨房,正要找食材,就听到外面一声爆炸,金光大作。

谈:“吃饭要紧。”

四:“……填饱肚子要紧。”

两人都隐约想起这动静是谁了,既然是那位前辈,还是不要插手为妙。


晚间,月色如流水,映入潭中波光粼粼,鷇音子坐于石台上稳握鱼竿,一旁的倦收天已经脱去道冠,一头金银相间的长发松散地挽在脑后。

须臾,鱼竿颤动,鷇音子也不急,放着线让鱼游一会儿,待饵咬实了之后,才收杆起鱼。

这鱼全身银白,身形神似鷇音子手中计时器的鱼。

倦收天很担心地看着鷇音子:“此次银鱼现世,又是出现于罗浮山旁的深潭中,该是谁呢?”

“吾倒是想起一位故人。”

“鷇,如果你将说起的,正是黑罪孔雀和天谕,我倒是已经知道他们回到人间。”

鷇音子小心翼翼把银鱼装进鱼篓中,回道:“我没有隐瞒这事情的意思,此次黑罪孔雀来,也是为了了结另一桩事,并不是逆海崇帆重新崛起。”

“不……我知道你不想隐瞒,你看你手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想打人就跟我说一声,我陪你去打。”

鷇音子体内的记忆对这句话无比熟悉,他努力回忆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并不知道远方陪家人的叶小钗打了个喷嚏。

“啊呀啊呀~~北方秀这话说得我脸都红了。”天踦爵化光而来,刚好听到倦收天的表白。“呜呜呜我也好想一页书前辈说这样的话啊。”

鷇音子看着天踦爵这张和无梦生一模一样的俊脸,决定不吐槽不行:“真遇上这样的人,都还没等一页书前辈开口,你和无梦生估计都把对方打死了。”

刚刚和小四一起化光而来的谈无欲凑巧听到鷇音子这话,立刻回头挖苦:“小四,回头你去跟素还真说,他三个分身都比他有种。”

小四嘻嘻一笑:“好师弟,你自己去跟他说呗。”

面对着无时无刻不黑着一张脸的鷇音子,谈无欲打心底有点不敢接近,多个化身都代表了素还真不同方面的性格,把各个方面放大,而鷇音子据说正是素还真心底邪性一面的代表。他看了一眼倦收天,决定试探一下鷇音子的底线:“俗话说,人人都爱坏男人,我看这位也是中了招啊。”

小四和天踦爵楞了一秒后,迅速以谈无欲为圆心退后三丈远。

“师弟啊,”鷇音子从肩上抽下拂尘,把拂尘柄顶上谈无欲的下巴。“你把刚才的话重复一次。”

谈无欲忽视掉鷇音子背后拼命冲他摇头打手势的四智武童和天踦爵,正要开口再说一次,天边再次爆发照亮天际的金光!

天踦爵看到后,赶紧上去拉开鷇音子:“哎哎哎,差点把正事忘记了,龙宿前辈出事了。”

鷇音子不解:“龙宿前辈和萨迦在一起,能出什么事。”

“出大事啦我跟你说啊,真的出大事了!”天踦爵一边说一边兴奋地把手比划这么大这么大。“龙宿前辈估计是碰到逆时计,变小了,萨迦在照顾他,然后刚好碰上佛剑前辈,佛剑前辈在追杀萨迦。”

“你就默默在旁看一天的热闹?”鷇音子才不跟无梦生脸的天踦爵客气,一针见血道破对方。

天踦爵表示这不是看热闹,阻止佛剑前辈这种事情you can you up!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