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铁盾」当你老了2(没想到真的有2出来了)

佩姬作为父亲最亲近的老友之一,托尼也去了她的葬礼。

他穿着战甲飞在教堂上空。

按着葬礼音乐的节奏,这时候应该是抬棺了吧。

管风琴的音乐沉重如史蒂夫的脚步,一步,两步。

托尼猜想着佩姬是不是在看他们,满头白发慈祥而神情坚毅的女士,或者是她年轻的样子,神采飞扬又有点无奈地看着男孩们,对,她的男孩们,她的朋友们,史蒂夫、霍华德、咆哮突击队、神盾局,托尼只有这样想象着,才能转移他对死亡的恐惧与焦虑。

直到他想杀了冬日战士,或者说巴恩斯中士。

当你想杀人的时候,肾上腺素会悄悄帮你吞噬对死亡的恐惧。

真是……让人沉迷。

每当夜幕降临,星辰升起,他总是想起西伯利亚的风雪。

他们都走了,而他独自一人被Friday送回纽约。

梦中又落入无边无际的废墟中,巨大的外星生物在空中游荡,地上躺着许多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在梦中,钢铁侠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他茫然地走在废墟中。

仿佛听到了父亲的声音:“我对你还是很失望,你没能做到我所做的事情。”或者是虚无缥缈的呼救声,是他的母亲。

他往前跑了起来,穿越了层层快要倒塌的楼栋,穿越了被烧毁的树林……却再也听不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眼前又下起了雪,他穿着战甲走在前苏联巨大而雄壮的建筑中。

眼前是教堂还是普通的大礼堂?他分不清。

正中间的十字架上,一个熟悉的人影看着他。

是cap。

他赶紧飞上去要把美国队长放下来,巨大的木桩穿透胸前的五角星,将金发青年牢牢固定在十字架上。

美国队长蓝色的眼中饱含泪水,钢铁侠以为是他疼出了眼泪,刚想伸手去把木桩拔出来……

“Tony,I'm sorry.”本来摇摇欲坠的泪水,随着音节留下脸颊。

明明是史蒂夫在道歉,托尼却觉得巨大的悲痛快把自己撕裂。

从梦中挣扎着醒来,托尼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全是汗。他大口大口喘息,手心的汗水让他左臂隐隐有点发麻,伸手去拿出床头柜里的老式翻盖手机,手机椭圆地形状抓在手里,手心结实的触感让他的心跳一点一点恢复正常。

打开翻盖,托尼看着号码,犹豫着要不要拨过去。

之前他还一次都没有拨过。

拨过去,应该说什么呢,他躺在床上,把手机盖回去,一条一条想着理由。

所以当电话响起时,托尼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试图镇定了一秒,他掀开手机盖接通了电话。

“hey,Tony,I’m sorry……”

梦中染血的十字架再次鲜明浮现在眼前,托尼紧张地再次要爆发焦虑症。

美国队长镇定无比的声音透过这台老式、过于小巧的手机传来:“托尼,你在电话那头吗?很抱歉这么早打扰你,我知道美国现在只是4点。”

噢,上帝,原来是道歉这件事。托尼脸色恢复血色后马上开始要找回场子:“你也知道现在是4点,劝你赶紧说完,我明天还得应付那些讨厌的将军们!”

“旺达察觉到幻视体内有其他存在,具体我建议你和幻视谈一谈。”

经历了奥创事件后,大家都感受到了史塔克工业的老板家的AI似乎换成了暴躁的家伙,批复的文件字里行间是标准的严厉。

说完后,史蒂夫自顾自挂掉了电话。

他刚刚午睡时,做了个梦,梦里是寒冷的雪林,火车,以及穿着旧时军装的巴基,他在50米开外对史蒂夫微笑,痞痞的那种笑,却敬了个标准军礼,然后转身走入无尽雪花中。

醒来后,他看了下窗外,偷偷跑来度假的娜塔莎,带来了鹰眼的家人。

他就算不是美国队长了,失去了盾,然而他还是史蒂夫·罗杰斯,他必须做点什么。

如同70多年前一样。

所以他决定和托尼好好谈谈,毕竟托尼熟悉这个社会,经历上托尼实际比他多二十多年。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他们决裂的原因才不是什么狗屁法案。


———————————————————————————————

队3奇怪的迷点:Natasha刷了钢铁侠的故事线

逗比如我试图解释一下,我要是解释得不好……也是导演的锅!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