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刀剑乱舞】《暗堕逃杀》

「暗堕」设定,男婶设定,多个婶设定

《暗堕逃杀》

本丸的春夜,樱花因为审神者的灵力常开不败,粉雪一般的花瓣落了满庭,一地芳华却不见树上花丛有所减少。

和泉守、堀川、鹤丸、萤丸等满级的刀,与审神者同坐在外屋赏樱,月行中天,酒过三巡,审神者终于开始谈正事。

审:“我最近记性不好了,喝了几杯才想起找你们来是做什么。”

鹤:“老年痴呆了吧大将。”

审:“哪有您老!我从其他审神者处得到消息,最近有种变异在各个本丸中扩散,特点是审神者的任务完成得差不多了,刀们失去战斗信仰,与敌刀同化。”

“这么说来,我们也快了么。”堀川首先反应过来,他担忧地牵起和泉守的手。

“不必过于担忧,暗堕后,及时砍掉外骨化部分,马上能恢复。”审神者边说边拿出本丸地图比划,“一般暗堕发生在落单的刀身上,暂时还没发现有两把刀同时暗堕。午夜时分月圆最亮之时,按照出阵队伍,两人一组搭档,按着本丸顺时针方向巡查房间,处理暗堕情况!如果同伴也出现,就立刻处理,处理不了就发信号弹通知支援。”

“是!”

“堀川和泉守这组,作为近侍与吾同行!”

本来没满级也以近侍身份来开会的长谷部有点急了,大声提出“主上!请让我随侍左右!”

“我拒绝。”

“主上!”

“你还没满级。”一直派长谷部外出讨饭……不对,远征,导致他和一些打刀至今没满级。

等到所有刀都出发后,审神者也带着土方组两把刀出发。

鹤丸故意走慢一点,落在后面,他伸手搭着审神者的肩膀:“怎么?怕长谷部砍你?长谷部可喜欢你了。”

“(ˉ▽ ̄~) 切~~我什么时候怕过,你看演练场你们都是胜利A。”

鹤丸笑得特别促狭:“哎,这话不能这么说,你天天威胁要刀解人家哦。”

“气话啦,气话啦。”在缺少大太刀的时候,230天天出长谷部,真是气死个审了。

“炼接的时候也曾经失手把唯一一把他也放进去了哦~”

“……那个是歌仙兼定。”后来歌仙再也不和审神者说话了。

调戏完审神者,鹤丸加快脚步跟上一期一振。

夜晚,才刚刚开始。

大俱利伽罗习惯性走在光忠右后方,夜视能力好的他,看着光忠认真打理过的没有一丝褶皱笔挺的西装,干爽的短发,还有因为紧张有些绷紧的倒A后背,大俱利突然有些懂审神者所说的“光忠真可爱啊”,嗯,拥有人类身体后,他切实感受到,光忠这样一米八五的大男人确实很可爱。

“……人类,真是太讨厌了,随随便便就处置刀。”

稚嫩的声音飘荡在夜空中,空灵幽怨。

平时缠着烛台切光忠要点心的短刀们,此时都站在院中,背后分裂出骨质利爪,幽幽地盯着他。

“小俱利你小心一点,短刀们速度很快,要绕到背后砍掉外骨链接处。”

大俱利伽罗拔刀,突进,短刀们闪避开,他抓住离他最近的五虎退,揪住衣服翻了个身,手起刀落砍掉了他背后的外骨,五虎退平时也是最软绵绵的一个,暗堕之后也是最软绵绵的一个,此时恢复正常的他在大俱利手中沉沉睡去。

光忠也想上去抓住短刀,却被一一躲过,他背后差点被平野砍中。

躲过了平野,厚和乱也攻上来,光忠用肩甲勉强挡住乱的刀,刀已经刺入皮肉,左手抓住了厚的手,像大俱利一样把短刀翻了个身,顾不上右手还挂着乱,用尽力气挥刀砍断厚藤四郎的外骨。

解决了短刀中比较强的厚,光忠想伸手去抓乱,乱已经跑开。

“哎呀~这边也好热闹~”前来支援的浦岛虎徹摸摸鼻子,认清了目前场上几把刀,快速冲上去抓小短裤……哦,短刀们。

尚在清醒的后藤也上去帮忙,此时不动行光慢悠悠从屋子里出来:“唉,你们打什么打,不如坐下来喝酒。”

光忠吃力的追着短刀们跑,比不得旁边的浦岛一抓一个准:“唉,还好有你来帮忙,肋差那边怎么样?”

浦岛露出快要哭的表情:“可怕极了……”整个本丸,除了他之外,其他肋差都基本快满级了。

另一边,肋差所在院子里,审神者一身血污站在柱子边,他身后是已经沉睡骨噬和鲶尾,和泉守已经被支援的狮子丸带去手入。

青江和堀川打得难解难分,刀光的残影在月光下如银色缎带,审神者禁止其他的刀接近,两把满级而且抓狂的锋利肋差,他见过这两把刀是如何揍敌刀,包括检非使,自家其他刀上去只有挨揍伤的份。

再这样打下去,他辛苦屯的资源老本都要被吃空了啊!

当什么审神者,改行当阴阳师去吧!

几位打刀缠斗到一起,满级的山姥切国广以一敌二,大和守安定的刀路跟他平时性格完全不同,暗堕后的清秀面庞阴冷狠戾,下手又快又疯。

加州清光虽然还未满级,但是很早就来本丸的他,对山姥切的身法一清二楚。

“快清醒过来!”

“他的初始刀本应该是我!”清光的怒吼让山姥切愣住了。

主人对新选组的刀们一直有额外关爱,虽然平时较为宠爱土方组的刀,选加州清光作为初始刀也不是不可能。

一向对自己不自信的山姥切国广,非常看重自己作为初始刀这件事情,大将应该是喜欢自己,才选择了自己吧……可是清光……

山姥切愣神的一瞬间,歌仙兼定的刀已经抵上他的后背,他吃疼扭头后,只看见歌仙飘散成碎片的影子,审神者站在他背后,与平时懒散的目光不同,是面对检非使时的暴戾目光。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感受到了审神者的杀气,都退后一步。

“乖乖过来,否则一律刀解处置。”

正在此时,鹤丸冲进了打刀的部屋:“快逃!所有人快逃!”他纯白的外衣已经被血染透。

趁此机会,山姥切抓过清光,一个过肩摔,把他外骨砍下,而审神者直接把安定刀解了。

能让鹤丸国永如此慌乱的,只有一把刀。

“是三日月吗?我不是让小狐丸看着他吗?!为什么他会暗堕?!数珠丸呢?!”审神者打开通讯录想要联系其他审神者,却发现好几个人的灵火已经熄灭,证明审神者已归还神职。

“小狐丸和三日月同时暗堕,数珠丸砍掉了三日月的外骨后,三日月失手砍死了小狐丸……然后再次暗堕。”鹤丸苦笑着拿出手上的灵文信纸。“最新消息,其他本丸已经沦陷,这是您好友们的绝笔书。”

“大太刀和枪们呢?”

“还在抵挡三日月吧,唉大将,您就不该给他穿三个金蛋蛋……呃……啊!”鹤丸突然伏到在地,背后伸出数丛崎岖的外骨,如枯枝一样蔓延伸长。

鹤丸用尽自己的意志力抬头看了审神者一眼:“大将……”

“我明白的,你不想伤害任何人。”审神者的手抚摸着鹤丸莹白蓬松的短发,在他发动攻击前将其刀解。

过去一起喝酒、赏樱、恶作剧的片段如走马观花一样在眼前闪现,与其说是主从,不如说是臭味相投的挚友。

山姥切站在审神者背后,觉得他正坐的背影有些落寞:“大将,我会守护你到最后一刻。”这是我对你表达爱慕的唯一方式了。

“走吧,夜还很长。”审神者起身向外走去,这个本丸由他亲手了结。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