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沙海同人】【邪黎邪】大千世界

“苏万,你会连续做一个梦吗?”

“啥?你上课睡傻了吧?”

黎簇趴在桌上不愿动弹,连手指都不想伸。


8岁的黎簇连续梦到自己站在一片沙漠中,就是电视上看到的那种沙漠,远处高高的沙坡上有破败的石头房子,脚底有很多碎瓷器,还有断开的大木头。

整个世界起初只有黎簇一人,梦中的时间流淌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有个人影从沙坡上走下来,走近他时,黎簇看清了他是个从没见过的哥哥,个子比他爸还高一截,两人不约而同惊讶地叫了起来。

“你是谁!”

“这里怎么有小孩。”


黎簇觉得这个哥哥有点傻,他放送了警惕:“我叫黎簇,这里是哪儿?”

大哥哥眨了眨干净好看的眼睛:“你是北京人?说话和小花胖子一个调的。”

没有得到正面回答,黎簇不高兴了,撇嘴扭过头。

“嘻嘻~别生气,我叫吴邪,也是在这里和同伴走散了,这里应该是孔雀河的河床。”

黎簇睁大眼睛看着吴邪:“沙漠里怎么有河?老师说沙漠没有水。”

吴邪觉得这孩子四五分像他小时候,长辈说啥就是啥,傻不愣登的。

“曾经有河,现在河水躲沙子下面了。”

“噢……”小黎簇乖巧的模样让吴邪忍不住摸摸他的头。

“那……吴邪哥哥,沙漠里面有蛇吗?”

“?!”吴邪急忙转身,看见一人高的鸡冠蛇就站在他身后,得意洋洋吐着信子,蛇头上的肉瘤鲜红透亮。

抄起小黎簇,吴邪迈开腿就朝着沙丘上狂奔,他甚至不敢回头看蛇,只能凭蛇腹在沙地上游走的沙沙声判断蛇与他的距离。

直到身后的声音停下,吴邪才就地找个高处爬上去,把黎簇也放到一个躲阴的地方。


“这是哪里?”黎簇还没从刚刚的颠簸中醒过来,晕乎乎地问。

“柴达木盆地。”

“我觉得有点晕,想睡觉。”说着说着黎簇就朝吴邪这边倒了过来。

本来是半晴多云的天空,马上变暗变黑,月牙斜斜挂在天边。

“醒醒,别睡!”吴邪害怕黎簇再掉入深一层梦境,只好把他摇醒。


夜晚的沙漠很快降温,夹杂着沙尘的风呼啸而过,冰冷的空气流动,让只穿了背心短裤的黎簇打了个哆嗦,吴邪赶紧脱下外套把小朋友包了个严实,只露一双脚在外面。

父母天天吵架的黎簇,很久没有被人抱在怀里,他感受着吴邪的体温,无比安心,觉得这沙漠和北京没什么区别,有蛇和明天上学也没什么区别。

“你快点醒来,醒来就没事了。”

“不要,醒来还要上学。”

“上学多好啊,乖,学哥哥这样,以后考个大学。”

“不要……醒来后我爸又要打我。”

吴邪不做声了,他从小就皮,但是从爷爷到爸妈,再到二叔三叔,还真没人下过重手打他,最多就是众长辈骂三叔带坏大侄子,黎簇说的事情他知道,但是离他太远。

但是这梦不可能一直做下去,他还要从梦境中走出去,去找疗养院的秘密。

刚刚安抚好黎簇,小朋友突然说口渴,顿时倾盆大雨降落,吴邪只好抱着他躲入岩窟,沙漠下大雨,奇观啊,吴邪安慰自己安心看雨景吧。

而黎簇,心满意足地靠在吴邪怀里,直到闹钟把他喊醒,他期待着下一个夜晚。


多年之后,黎簇回忆起这段似有还无的梦境,会盯着吴邪的背影看很久,梦中温柔的大哥哥和眼前的神经病有着同样的名字,他甩甩头,觉得这不可能是一个人。

蛇在他身上留下的费洛蒙让他把这些梦境烙得特别清晰,伴随着幻觉、梦境,还有放大的感官,以及沉淀千年的愤怒哀伤仇恨,黎簇知道自己后半生不会普通了,但他竟然觉得自己真是活得独一无二,毫无后悔可言,还带有一丝丝兴奋和憧憬。


无尽的欲望是驱使人不断前进的动力,黎簇盯着吴邪偶尔敞开的领口,他脖子上那道长疤,舔了舔干燥的唇。


【END】


你是大千世界一汪清泉

还是泉边那只神秘孔雀

在和你灵魂谋面之前

让贪念趁火打劫

你是大千世界尘埃等闲

也是我仅有的风花雪月

爱死或是恨终我都感谢

万花筒里消受幻影碎片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