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狐魇

不定期存文

【all邪】家主难当

沙雕封建社会脑洞,作者自己都觉得太沙雕了,感到辣眼睛请点右上角


统一回复一下,不改tag。



----------------------确定?正文开始-----------------------

深冬的长沙,大雪纷飞,湿冷的空气也无法打消世人对新年的期待。

而长沙最大的府邸吴家,则是愁云惨淡,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按理来说应该做过年的最后准备,吴府上下静悄悄的。

吴家唯一的年轻幼子,正跪在正门庭院的雪地里,单薄的身躯本已经在风雪中跪到膝盖发麻,却固执地挺直了腰杆,像一棵还未长成的青松。

“吴邪,你不能娶他,你们都是男子,这成何体统!”吴家二当家苦口婆心想劝大侄子起来。

“他乐意,我乐意,有何不可?你们就是不想我娶个来路不明的人,但是我保证小哥一定是个好人!”

吴家小三爷天亮起就跪着了,说是偿还父母恩情,现在日上三竿,吴二白和吴三省也没辙,他们知道大侄子想娶的张起灵非但没有来路不明,他来路可明了!隔壁张家的神秘王牌!

但是张起灵不说,他们也不能跟吴邪说,只好和大侄子大眼瞪小眼,吴一穷和夫人则是在吴老狗屋子里,硬是不让他们看亲儿子受苦。

就在各路神仙都束手无策了半天后,一个媒婆敲开了吴府大门。

穿着新绸袄的媒婆一进门就看见跪得面色发青的吴邪“哟,小三爷,这冰天雪地的,你咋跪着呢!”

吴邪没作声,吴二白认出这是长沙城里有名的神婆,连自家老爷子都敬她三分,这近几年为了积德,做起了说媒的事情,她说媒前会先看看两家家底,再算一卦月老卦,月老同意了她才动身,经手的婚事都合适美满,夫妻恩爱有加。

莫非大侄子也是到了缘分,红鸾星动?

媒婆施施然行了个万福,说明来意:“老身是为张家来提亲的,张家族长愿与吴家结亲。”

吴家老二不作声,老三就纳闷了:“张家族长?张大佛爷都说过自己不是族长?”

媒婆小心翼翼回答:“张家族长名讳起灵。”

一时间整个院子都安静了,吴邪挣扎着想爬起来,跪太久腿麻了,一个踉跄又跌坐回雪地里。

“哟,张家提亲是好事啊。”张家奶奶解氏拄着龙凤拐杖慢慢走来。“你们都愣着干嘛,快去把我的孙儿扶起来!”

坎肩和王盟赶紧上去把小老板架到屋里烤火,吴邪哆哆嗦嗦换了个大棉袍裹着,完全没有刚刚跪雪地的硬气样子,他明白,奶奶来了,他得是个柔弱乖孙。

解氏老太太继续问道:“张族长是娶还是嫁?吴邪,你是想娶还是想嫁啊?”

吴邪脑子里电光火石之间想了多个说法多种可能,刚想说个“嫁”字,老太太就堵死他的退路:“这孩子打小就和解家渊源深厚,本来给他订了个娃娃亲,这订了亲又不娶,终归不好,不如张解两家一起嫁过来?吴邪你乐意吗?”

吴邪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脑中千回百转:你怎么不问问张家乐不乐意?!哎哟我的亲奶奶啊!不对我什么时候有了娃娃亲?不会是老痒吧?!要我娶老痒还是让我嫁入张家吧,我宁可一辈子给闷油瓶做饭洗衣叠被!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乐意。”

媒婆回去把吴家的意思一说,没想到张家族长也爽快答应了,日子就订在了下月吉日。

当日,吴邪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身新郎官打扮,笑得满面春风,不愧为长沙城翩翩美公子一个,一想到要和闷油瓶好好过日子,他觉得娶老痒都算个事儿了。

迎亲很顺利,回到吴家,刚好是吉时开始拜堂,正准备行礼,却被一声“且慢!”打住。

吴邪回头一看,一个凤冠霞帔的高挑美人正朝他走来,开口是男子的声音:“只说了一起进门,吴家正室少奶奶是谁,还没弄明白呢!我和吴邪青梅竹马,先拜堂的应该是我!”

这声音这长相和某段遥远记忆重合,吴邪想起他是谁了,正是解家当家解雨臣!

张起灵掀开红盖头,两根奇长手指把吴邪的头往下摁,两人先完成了夫妻对拜,他再淡淡地看一眼解雨臣。

虽然解雨臣气白了脸,也只好和他们一起完成剩下的礼节。

入了洞房,张起灵毫不客气扛起吴邪去了主屋,解雨臣只好在次房等明天的另一场。

而吴邪带着正室和侧室一起去拜吴老狗吴老太太及长辈们,已经是五天后了。


【未完待续】

后篇

http://november2004ga.lofter.com/post/35f34c_ef2fc78f

评论(11)

热度(142)